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初岚空】只要你高兴就好

继续黑历史。。。当初其实看家教就写过初岚空和初雾云的同人,写的最多还是初岚空但是这是个冷西皮卖安利都没人买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萌一萌就好大不了自给自足嘛w初雾云当初一直没敢写是基于本命cp不敢动的心态,鼓足勇气写出来了还是崩得无法直视(捂脸

下次再挑战初雾云试试吧。。。。


只要你高兴就好

cp: 初岚空

 

“哎哎G你看你看,下雪了诶!” 

G还在迷迷糊糊与周公道别的时候就被某人抓住胳膊死命摇醒了,半张开眼睛看见一头明晃晃的金发后朝天花板翻个白眼转过身继续睡。一脸兴奋的某人锲而不舍的摇着G的胳膊。 

G心里暗自偷笑。 

什么时候叫人起床和被叫的角色反了过来? 

记忆里总是看着床上耍赖打滚得人一时气结,然后用各种威逼利诱把死皮赖脸的首领拎出房间。 

“G,快点起来嘛!” 

又翻回身去把聒噪的毛茸茸的脑袋一把摁在被子里。 

“G!干什么啊!”Giotto气鼓鼓的抬起头,不满的去戳G的脸。 

“你才是在干什么。”G睁开眼睛,好笑的看着Giotto,“你的生物钟怎么回事,现在才是5点好不好,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我还婴儿脾气呢!G你难道忘了吗?”Giotto不满的鼓起腮帮子,金黄色的瞳孔责备的看着懒洋洋的哈欠的人。 

G顿时产生了一种捂脸的冲动。 

不论看几次,Giotto的这种表情都会让他产生负罪感,杀伤力一级。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对这种表情没有任何抵抗力。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G举手,表示投降。 

“戴蒙要来了啊!他说过的,等下过第一场雪后就过来日本玩的啊!”Giotto手舞足蹈的继续下去,“阿诺德过几天也回来的,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聚聚了!” 

戴蒙。。。。。。提起这个名字还会有一点点不适感,但这无关仇恨。 

说当时不恨是假的,看着Giotto一个人哭的天昏地暗就想把戴蒙撕成碎片千刀万剐,但时光实在是奇妙的东西,无论当时爱的多么感天动地海誓山盟或是恨得多么刻骨铭心歇斯底里,时间都会一点点把它们抚平,最终归于平静。那个人犯下的过错,曾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到现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还好,没什么不可饶恕的。 

果然是已经接近老爷爷的心境了么。G自嘲的扯扯嘴角,撑起身来,把面前的一头金发揉成鸡窝。看着Giotto怨念的表情,温柔地笑笑:“你高兴就好。” 

因为大家都还在。因为大家都还好,因为你还是那样。 

所以我别无所求。所以只要你高兴就好。 

所有的抵制决心还是在Giotto的死缠烂打中化为泡影,从小就无法拒绝自己的青梅竹马。简直被吃的死死的,G不仅扶额。大早上就把自己拉出来看雪景果然是这个人一贯的风格。 

街上人还很少,世界安静得如同只有这两个人一样。雪还只是薄薄一层,并未积上太多,一红一黄十分乍眼。 

“呐呐G,你说我给戴蒙准备什么礼物好?” 

我觉得送他一箭比较好。G在心里说。 

“去问问他不就行了。” 

“问过了啊。前几天戴蒙跑到我梦里玩,我问过他了。” 

结果么,就是戴蒙笑的万分轻佻荡漾然后勾着Giotto的下巴,说:“我要你啊,我亲爱的Giotto。” 

G抖掉一身鸡皮疙瘩。不对,戴蒙跑到Giotto梦里玩? 

“他还是老样子呢。”Giotto笑笑。 

不,这种事一点都不需要感到欣慰。G无奈。然后他开始认真思考戴蒙会不会真哪天把Giotto拐走了。 

“我建议你在考虑戴蒙的礼物前先想想如何制止戴蒙和阿诺德打起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很清楚,那两个人也不会像原来中二叛逆期的时候打得昏天黑地不可开交了,顶多一见面隔空互骂几句,比划几下。 

远处有笛声传来,应该是雨月起来了吧。G这么想着,握住Giotto的手,真切传来的温度从小就未曾改变。 

“走吧,先回去想想怎么带戴蒙玩吧。” 

“恩。” 

(这一股油然而生的苍老感是怎么回事。。。。。。) 

G本来觉得经历过这么多,大家都该长大了,变得冷静淡然了,可事实不管你怎么想,都会把真相血淋淋的摆在你眼前。

戴蒙和阿诺德打得不可开交,纳克尔和蓝宝究极的研究菜谱,雨月一脸担心的看着厨房,Giotto在一边扶窗傻笑。 

G扶额。自己刚才会那么想一定是神经大条了。果然对他们这群永远长不大的祸害不该寄予过高的期望。 

。。。。。。我说。。。。。。你们就不能稍微成熟点么。。。。。。 

在蓝宝把某个不知名的东西扔到G头上并泼了他一头一脸时,G终于破功,一把拎起旁边的椅子就往蓝宝头上招呼。“我告诉你们别以为Giotto会让着你们代表我也会让着你们,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是不!”G冲着正打的高兴的人们怒吼,准备抄着雨月的笛子(。。。)给他们挨个来几下。Giotto走到战斗中心,分开他们:“好了好了,大家都这么久没一起吃饭了,难得一次就不要再打了。” 

“nufufufufu,你愿意把自己送给我了么,亲爱的Giotto。” 

“别妄想了,你那冬菇都快褪色了。” 

“哼,大家?我可不记得有加入过你们。” 

“得了阿诺德,难得一次你稍微坦诚一点会死啊。” 

“明明是戴蒙吃了本大爷的蛋糕。。。” 

“吃蛋糕太多容易老得快。” 

“见到大家究极的高兴啊。” 

“那就请你究极的去做饭而不是打架。” 

“哈哈,大家感情可真好。” 

“好到相爱相杀?” 

G给他们一人赏了一句后Giotto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好了Giotto,你也别傻笑了,不是很期待这次聚餐么。” 

“恩,是呢。”Giotto走过去抬起双臂给了戴蒙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戴蒙。”戴蒙就势环住Giotto的腰,凑近Giotto的脸作势要吻上去的时候被G从后面用笛子狠狠敲了一下。“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戴蒙放开Giotto装作无辜的样子说:“哎呀哎呀,脾气真坏呢,G,更年期到了么?” 

G看了看,决定无视他。 

G有些头痛的看着面前又吵开的人们,郁闷地发现自己刚才的判断简直错得没边了,要指望他们成熟,不如指望戴蒙换个发型。 

“啊啊啊啊啊啊戴蒙你竟敢抢本大爷的丸子!” 

“nufufu,这个丸子那里写着是你的了。嗯?” 

“嘛嘛,别抢了,还有很多呢。” 

“哦,这个白色的东西究极的好吃呢,阿诺德你要不要尝尝?” 

“吃你的去。” 

看来这几天都别想安生了。 

被一个人从背后轻轻环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高兴吗?” 

“恩。你看,大家都还是原来那样呢,多好。” 

只要你高兴就好。 

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6)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