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五奇人+α】抢圣杯不如出道

抢圣杯不如出道

 

前情提要:

如题,fate趴

有fgo的职阶克制,这次只出现了assassin对rider的克制

Ruler有两个,不要问为什么,任性

Master们的令咒并不会一天回一画

Servant人设是英灵本体,也就是说不同时期的人格都有,具体一点就是说servant朔间零是融合了俺零和吾辈零的人格

私设如山非常任性,大写的ooc预警

段子,这种设定写正文就是药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以下是职阶表,顺序是 职阶 servant master

红方

Saber明星昴流 紫之创

Archer仙石忍 乙狩阿多尼斯

Lancer鸣上岚 高峯翠

Rider 冰鹰北斗 伏见弓弦

Caster逆先夏目 朱樱司

Assassin斋宫宗 濑名泉

Berserker深海奏汰 月永leo

 

白方

Saber守泽千秋 真白友也

Archer朔间零 鬼龙红郎

Lancer天满光 春川宙

Rider仁兔成鸣 姬宫桃李

Caster日日树涉 羽风薰

Assassin大神晃牙 神崎飒马 

Berserker影片mika 朔间凛月

 

Ruler莲巳敬人 天祥院英智

 

 

以上

1

“涉哥哥。“

“怎么了可爱的夏目君?不管是什么烦恼,你的日日树涉都会帮你解决★“

“怎样才能当一个好的caster呢?“

“听好了夏目君,对一个caster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阵地。阵地就如同城堡,只要在caster的阵地里我们就有绝对的优势。引导敌人进入阵地之后就是最关键的一步,把敌人困住,然后。。。“

“然后?“

“然后用头发把lancer用力向敌人丢过去。“

 

2

“我觉得这次咱们一定会赢。“明星昴流认真的对鸣上岚说道。

“哦?saber你自信满满呢。“

“你看,对方乱七八糟什么组合都有,而我们这边的master和servant相性都很好。“

“确实。“

“小北和伏见都是严肃认真的人。“

“这个组合让人很安心呢。“

“逆先和朱樱都是红头发。“

“。。。嗯,嗯。“

“深海前辈和月永前辈看似说着完全不相关的话却能正常的交流。“

“这点确实很厉害,各种意义上。“

“斋宫前辈和海藻头都很喜欢漂亮华丽的衣服。“

“。。。可是,他们是assassin啊。“

 

3

“濑名,我能和你交换servant吗?“羽风薰绝望的把自己从一大堆玫瑰花瓣和鸽子里拯救出来。

“不行。“濑名泉梳理着mado的金发坚定地回答。

“喂濑名,你要不要和我交换servant?“鬼龙红郎一个人站在红方阵地外。

“当然。。。“濑名泉手背上的令咒红光一闪,刚刚给鬼龙红郎开门的斋宫宗现在已经回到了深海奏汰的鱼缸旁边。

“不可以。“他关上了门。

 

“敬人,他们是不是忘了servant是不能交换的?“

“别管,想犯傻就让他们犯。“

 

4

“这可真是惊喜!Amazing!ruler竟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日日树涉高高举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兴奋不已地对金发的ruler笑着。

他手中的孩子有着一头红发,身穿有着甜美洛可可式繁复蕾丝和点缀的洋裙,正羞红了脸低头看着白组的caster。

“那个,大姐姐,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孩子伸手拉了拉日日树涉的麻花辫。

“怎么?夏目君不喜欢涉哥哥了吗?”

“涉你快放开他,没看到他快哭了吗!“

“宗你想抱抱夏目君的话只要坦率的说出请求我就会让你抱一下哦。“

“我只不过是看他太难受了才“

“斋宫君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够坦率喏。来来来,让爷爷抱一抱可爱的孩子~“

“零,很【开心】呢~“

“呼呼呼,真是神奇。在魔王大人怀里的夏目君竟然停止了哭泣!“

“日日树君这话是什么意思?吾辈对可爱的孩子们可是向来都很温柔喏。“

“哦呀那可真是失礼了。毕竟我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向魔王大人撒娇呢。”

“【撒娇】的涉,真想看看呢。Pukapuka~”

“深海君也来抱抱可爱的逆先君~”

“pukapuka~”

“奏汰不准带着夏目一起puka!”

 

“这群人到底干什么来的。”莲巳敬人捂着胃坐在一边。

“涉说逆先君的lily形态一定很可爱,果然是这样呢。”

“所以你就干脆召唤了逆先夏目lily?”

“很有趣不是吗?”

“ruler不是来干这个的啊!!”

“Amazing!夏目君的lily形态正如尚未开满的百合花一样令人怜惜!不知魔王大人幼童的姿态是什么样子。是那娇嫩诱人却危险的红玫瑰还是带着凛然气息的椿,真是令人好奇。好奇对我竟是最大的威胁!”

“呼呼呼~听上去很有意思呢。那就来满足涉和我的好奇心吧~”

“不许!!!!!!!!”

 

5

这是七骑对七骑的圣杯战争,十四名master堵上身为魔术师的尊严召唤出各自的servant进行殊死搏斗。

“怎么了斋宫君?”白组的据点里四仰八叉躺倒了一片,朔间零艰难的在caster的帮助下躲开阳光慢腾腾挪到了靠窗的沙发上。

连接纸杯电话的线在窗外突兀的消失,archer旁若无人地跟红组的assassin聊起了天。

“逆先君和深海君在那边应该是不会寂寞的吧,毕竟他们都是活力满满的年轻人喏。”

“。。。没有寂寞!就只是。。。”

“天祥院君最近也没有出现,斋宫君的心思可真是难猜。”他说着竟带着一丝委屈。

“。。。你们那边到底是谁编的出战表!”红组的assassin终于不能忍受了一般大喊了起来,“次次都拿rider和assassin打他是想要输吗!”

朔间零还没听他抱怨完就一把把纸杯扔向窗外,顺手拍了笑得浑身颤抖的caster的头,“汝可真是坏心眼呢。”

“呼呼呼★宗面对小兔子果然还是下不去手呢。不过要是论坏心眼,零也没有什么立场说我吧,”日日树涉眯眼望向猫一样躺在沙发上的朔间零,“出战编制可是魔王大人和守泽君一起商量的,明明看见了我要做的事却没有阻止,零也很坏心眼呢。”

“这点吾辈并不否认,”魔王懒洋洋的躺着,“毕竟吾辈不是很想输呢。”他顿了顿,“只是下次出战说不定等待着吾等的就是深海君了。”

Caster想了想:“虽然berserker的战斗力都很强,但是奏汰的实力也太过规格外了吧。“他突然兀自笑了起来,”正因为这样,才让人更加兴奋了呢★“

 

FIN or TBC?

昨天忘记打广告( ´•̥̥̥ω•̥̥̥` )
奇人厨的小伙伴们看过来!你还在为没有人和你一起吹奇人烦恼吗!你还在为非团推而找不到组织苦恼吗!你还在发愁没人理解你为世界上最好的奇人癫狂吗!【x】
快来加入我们!这里是奇人p的窝,我们的口号是一心一意只吹奇人,为世界第一可爱的奇人们砸锅卖铁抽卡肝活【x】我们不谈cp只吹奇人,快来加入我们!
门牌号: 159274638

 

评论(7)
热度(57)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