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五奇人+α】皆为身外之物(上)

皆为身外之物(上)

 

前略,延续上一篇的fate趴

私设如山,大写的ooc,一篇我爽就好的文

Servant人设是英灵本体,也就是说不同时期的人格都有,具体一点就是说servant朔间零是融合了俺零和吾辈零的人格

以下是职阶表,顺序是 职阶 servant master

红方

Saber明星昴流 紫之创

Archer仙石忍 乙狩阿多尼斯

Lancer鸣上岚 高峯翠

Rider 冰鹰北斗 伏见弓弦

Caster逆先夏目 朱樱司

Assassin斋宫宗 濑名泉

Berserker深海奏汰 月永leo

 

白方

Saber守泽千秋 真白友也

Archer朔间零 鬼龙红郎

Lancer天满光 春川宙

Rider仁兔成鸣 姬宫桃李

Caster日日树涉 羽风薰

Assassin大神晃牙 神崎飒马 

Berserker影片mika 朔间凛月

 

Ruler莲巳敬人 天祥院英智

 

以上ok,here we go

 

“最后剩下的。。。只有三骑了吗。。。“ruler坐在午后的教堂里,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把这个午后渲染的绮丽又温暖。

“还真是毫无悬念的结局呢。虽然预想到这会是一场苦战,可其他人出局的也太轻而易举了,稍微有些无聊。“金发的ruler把玩着手里的宝石,在长椅上翻了个身。

“留下的是红组的berserker,白组的archer和caster吗。。。哼,一个个都是无可救药的英灵。“莲巳敬人翻着记录,短短一周时间七骑对七骑的战争只剩下了三组,而周围的人甚至没有意识到战争是何时打响的。或许是某个没有纸杯电话的午后,也或许是某个没有洛可可式洋装的聚会前。圣杯战争一旦打响,就只能导向仅容一人站立的未来。

“红组的caster竟然是第一个出局的,还真是令人意外。“金发的ruler轻笑出声,”不过这也算是涉的风格,毕竟他们都那么疼爱那孩子。“

第一个出局的红组caster并非是在双方caster的正面冲突中落败,而是死于白组archer之手。逆先夏目发起了对对方caster日日树涉的挑战,而等来的却是朔间零。Caster以阵地为守拖延时间让自己的master朱樱司去向lancer寻求帮助,而朱樱司在见到鸣上岚之前手上的令咒便如椿花掉落般消失了。

自此圣杯战争正式打响。

与记载中的其他圣杯战争不同的是,这次berserker对战次数格外的多。经历过多次圣杯战争的莲巳敬人不禁感叹起这次双方berserker的战斗力之出色。深海奏汰和影片mika的第一次对决便毁了半个市区,虽说圣杯战争理应不牵扯到普通人,然而这之所以被称为战争就是因为它一旦开始,没有人可以预测它到底会有多大的破坏力——servant,master还有无辜的群众在战争面前不过是数字,硝烟和烽火中没人会在意那些微不足道的牺牲。

Berserker们的第二次,第三次对决则卷进去了许多从者,最终变成了敌我不分的混战。等第三次对决结束后,十四骑只剩下了一半。

“哼,这次的rider也太没用了,两个人竟然都没有撑过第二轮。”

“是敬人太苛刻了哦?再怎么说让rider去和berserker对决,就算自身数值优异也会处于绝对的劣势。仙石君和大神君也是,被卷入狂战士的决斗对本身面板数值就不占优势的他们来讲真是不幸呢。”天祥院英智坐起身,够来了一旁桌上摆着的红茶,面带微笑的样子仿佛是在茶会中讲述学校的趣事。

“不过最后获胜的果然还是深海君。”

“当然。从朔间凛月的反应就能看出来影片没办法很好的听从他的指挥,从他召唤出发狂的从者的那一刻起胜负就已经定了,毕竟神志清醒的狂战士要危险的多,而且深海本身攻击力就很吓人。”莲巳敬人伸手去抢下最后一块马卡龙,“别那样看我,到时候牙疼你自己忍着。”

天祥院英智只好转而攻占红丝绒蛋糕,再给莲巳敬人续了茶。

“你好像很可惜白组的lancer被深海击败了?”

“天满君是个可爱的孩子,我对可爱的孩子一向是疼惜的。他资质也不错,若不是运气不好他有可能对战在实力强大的奇人中战到最后。”

“然而他运气实在不好。”

金发的ruler垂下眼,轻轻叹了一口气,呓语般吐出模糊的字句,“是啊,他的运气实在是太不好了。”

一时沉默。

“两个saber会选择一对一的决斗也是预料之中。赢的是守泽也是意料之中。”戴眼镜的ruler转换了话题。

“敬人是这样认为的吗?我倒是觉得明星君会赢哦?毕竟后生可畏,创业非常努力呢。”天祥院英智笑眯眯地看着青梅竹马。

“是经验上的差别。明星昴流确实有天赋,但是他的实战经验还远远不及守泽那家伙。战场上可不是光比格斗技巧那么简单。”

又是一阵沉默。两位ruler大概是同时想起saber决斗将要结束时发生的事。

没有人预料到鸣上岚也在那里,包括友方的明星昴流;也没有人意识到鸣上岚也在那里,直到他的枪贯穿了守泽千秋的胸膛。而与此同时,明星昴流的剑已经断了。

那场一对一的决斗,消失的却是四个人。

因为斋宫宗和朔间零也在那里。

“也就只有他们几个会认真考虑战术。”用的是嘲讽的语气,莲巳敬人脸上却是欣赏的表情。’他们几个’指代不明,两个人却心照不宣的认同了对方指的是五个与众不同的人。

“要说运气不好的话斋宫君也一样呢。明明还要分神去制作人偶,迎面遇到了朔间君,这不是完全没有胜算吗。”

谈天戛然而止,ruler们不约而同把手中的茶杯放回了桌子上,因为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教堂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外站着六个人。

“最后的舞台,要开始了。”金色的ruler话音刚落,十二点的钟声便响起了。

 

TBC

突然正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走开】

正剧就是药,段子还会更,想看轻松向的各位请不要放弃我x

写的时候脑内会突然迷之武侠风就特别出戏,可能是我最近又在刷陆小凤的锅

我其实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上下还是上中下,随缘吧【你

评论(2)
热度(28)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