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五奇人+α】抢什么圣杯都请去出道

还是上次的fate趴,是抢圣杯不如出道的续

前情提要:

有fgo的职阶克制,这次只出现了assassin对rider的克制

Ruler有两个,不要问为什么,任性

Master们的令咒并不会一天回一画

Servant人设是英灵本体,也就是说不同时期的人格都有,具体一点就是说servant朔间零是融合了俺零和吾辈零的人格

私设如山非常任性,大写的ooc预警

段子,这种设定写正文就是药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以下是职阶表,顺序是 职阶 servant master

红方

Saber明星昴流 紫之创

Archer仙石忍 乙狩阿多尼斯

Lancer鸣上岚 高峯翠

Rider 冰鹰北斗 伏见弓弦

Caster逆先夏目 朱樱司

Assassin斋宫宗 濑名泉

Berserker深海奏汰 月永leo

 

白方

Saber守则千秋 真白友也

Archer朔间零 鬼龙红郎

Lancer天满光 春川宙

Rider仁兔成鸣 姬宫桃李

Caster日日树涉 羽风薰

Assassin大神晃牙 神崎飒马 

Berserker影片mika 朔间凛月

 

Ruler莲巳敬人 天祥院英智


以上ok,here we go


6

“日日树前辈养了这么多鸽子,能分辨得出哪只是谁吗?”

这是一个没有战斗的平凡的令人提不起干劲的午后,地点是某条向阳的街道上的一家甜品店,至于人物——

“真白,你作为白组saber的master和我,红组的rider这样单独见面,真的没问题吗?”

“没关系的,我出门之前有好好的告诉那个变态假面了,他甚至兴致冲冲的过来告诉我约会的二十个要点,真是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那个人。”

得到了真白友也肯定答案的冰鹰北斗仍然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不过话题很快又转回了鸽子身上。

“应该能分清的吧?毕竟他还给每一只鸽子起了名字呢。我现在其实也能分得清一些了。比如说头上有一撮蓝毛的叫安徒生,喜欢跟着逆先夏目;黄色尾羽的是亚瑟潘德拉贡,喜欢跟着斋宫宗;金黄色的那只叫吉尔伽美什,最近经常和深海奏汰待在一起;棕色的叫做奥兹曼迪亚斯拉美西斯二世,在朔间零的棺材上落了窝。”

虽然在这场圣杯战争中所有人都相当随意的暴露着自己的真名,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直呼servant全名的胆量。冰鹰北斗显得更加忧心忡忡了。

而真白友也还在继续着:“正常的鸽子会有那些奇奇怪怪颜色的羽毛吗?不,还是算了我不想知道。上周变态假面告诉我还有一只叫做贞德的金色眼睛体型很小的鸽子,可是我观察了整整一周都没见到那孩子,不会是丢了吧?那些鸽子应该算是使魔?毕竟他是caster,使魔一般来说会丢吗?。。。北斗前辈,你在听我说吗?”

“嗯,嗯。我在听。”冰鹰北斗心不在焉的听着对面后辈的抱怨,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窗外树上的那只鸽子身上移开。金色眼睛,体型很小,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连续看见这只鸽子七天了——在真白友也的身边。

 

7

“那么,英酱的国王游戏,现在正式开始。”朔间,小一点的那个,在桌子底下宣布了今日的娱乐活动。

“我来发指令呢~那么,大家一起来喝茶吧~”

“你给我等等!”戴眼镜的ruler拍案而起,“这是个什么游戏啊!”

“吾辈的凛月刚刚说了是国王游戏哦?莲巳君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个朔间。

“我当然知道国王游戏!我问的是为什么直接跳过了抽签这个环节!”

“因为这是我的国王游戏?”

“不要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看过来啊!”莲巳敬人扶着眼镜坐了回去,“算了,我就知道跟你们不能用正常的逻辑交流。”

“呼呼~那么继续吧~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就亲自来给大家倒茶吧~”

天祥院英智端起瓷白鎏金的茶壶,把绿色的茶注满三个茶杯,放在了坐着的三个人面前。

“那么,我开动了。”

“噗——”莲巳敬人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对面的朔间零在同时灵体化又出现在教堂门口。

“好苦!这什么茶?为什么你们两个一点事都没有啊!”

“诶?很苦吗?”金发的ruler面不改色一饮而尽,又提起茶壶准备给自己续第二杯。

“是莲巳君太弱了呢。”朔间零说完就跑路了。

剩下莲巳敬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青梅竹马一杯接一杯喝着苦到不行的茶,脸上还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终于明白朔间凛月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滑到了桌子下面。

 

8

圣杯战争,顾名思义是围绕着万能的许愿机而展开的殊死搏斗,而圣杯只能满足一个人的愿望,因此有下令让自己的servant自害的master,也有杀死自己master的servant。毕竟人的欲望是最可怕的动力源。

此次圣杯战争中,Ruler这一特殊阶职的现世意味着正在进行的圣杯战争中存在着扭曲。由圣杯自身召唤的ruler是为了监督圣杯战争的进行,因此他们并没有想要对圣杯许下的愿望。

“可是我对他们的愿望都很感兴趣呢。”金发的ruler站在白组作为大本营的朔间宅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懒散悠闲享受着普通人生活的master和servant们。

“哼,这群人这样还算是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吗,怕是被人包围了才准备开始战斗吧。”莲巳敬人皱着眉头看着追在rider仁兔成鸣身后的羽风薰,“caster的master也算是魔术师中的奇才了,先是认错了自己servant的性别,现在又认错了rider。迟早红组的assassin会因为这个干掉他。”

“那敬人觉得羽风君的愿望是什么呢?”

“那家伙也就只是想要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吧。这点愿望应该没有来拜托圣杯实现的必要。。。”

“确实是呢。可是啊,敬人。在敬人眼中微不足道,可以用自己的努力达成的愿望,对于有的人来讲却是无法企及的。他们并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是这些看上去很简单的事他们真的做不到。这样的心情,敬人可以理解吗?”

“什。。。?”莲巳敬人噎了一下。

“正是因为旁人眼中可以实现的愿望对自己来讲无法企及,所以才会更加不甘心,进而急切的想要得到圣杯的力量。这就是人性。”他浅浅的笑了一下,“不过敬人要是明白了这些也不会成为ruler了呢。”

莫名感到被青梅竹马嘲笑了的莲巳敬人心里暗念这届真的是我见过最差的一届,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做衣服的做衣服,该睡觉的睡觉,英灵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而且这群人一个比一个难懂,鬼知道他们的愿望都是什么,反正让仁兔成鸣变成女孩子或者把朔间凛月变回小时候这种愿望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圣杯实现的,他丢不起这个人。

莲巳敬人,英灵ruler,今天也感觉自己晚节不保。

 

9

人是不能闲下来的。

斋宫宗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深刻的意识到了这点。这是宇宙通用的道理,走到哪里都说得通。

人一旦闲下来就是灾难,不是对自己,是对别人。

而三个人同时闲下来就是宇宙毁灭级的灾难。

“涉,把Mademoiselle放下。我同意你帮我改她的裙子没同意让你把玫瑰花往她发结上插。

“奏汰你也是,刚从喷泉里出来就不要爬到沙发上,更衣室里有毛巾,就算servant不会感冒沙发也会湿。

“零你给我起来,别直接往地上躺!人偶提线被你压到了!”

心好累,我现在直接开个大能不能把这群人一波带走,我为什么不是个rider,夏目为什么不在这里。

“你如此冷淡真是让我非常伤心,宗。但是不用担心,你的日日树涉是不会停止爱你的!不管是嘲讽还是放置play都阻挡不了我们之间的爱!”

“唔。。。日日树君好吵喏。。。这么大声音吾辈有点吃不消。。。”

“pukapuka~”

“请允许我为我的无礼道歉,尊贵的魔王陛下。我为打扰了您的休息致以诚挚的歉意。但是我是不会停止大声讴歌爱的,对爱的赞美需要让人倾听,需要整个世界的注目,为了传达给我亲爱的友人们!”

“puka~puka~”深海奏汰笑眯眯的从沙发上把自己挪了出来。

“爱已经充分传达到了哦?不如说已经过量了。。。”朔间零叹了口气,“要是吾辈的凛月什么时候也可以满怀着爱意,热烈坦率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哥哥死而无憾了哦咦哦咦哦咦哦咦”

“puka~puka~”

“都给我出去!!!!!!”

 

END or TBC?

 

讲一下这边的段子和隔壁的正剧其实。。。是有关系的。段子这边的时间线比较混乱,具体梳理等隔壁正剧写完再【ntm】

 

 


评论(7)
热度(42)
  1. 秋冬限定仁兔堆棠Ludovico 转载了此文字
    更新了哇哇哇哇吹您上天!!!!!我flyyyyyyyyyy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