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零涉】于是歌声消融在月光里

【零涉】于是歌声消融在月光里

 

cp:零涉

原作:偶像梦幻祭

Warning:

 *R18G(包括但不止性意义上)

 *恶灵附身AU,没玩过的不影响食用(大概)

 *【高亮】人体实验等血腥残忍描写有,如感到不适请立即关掉页面并且在心里大骂作者及时自救

 *一个想要些写肉还想跑剧情的失败尝试

 *半辆自行车,肉不好吃,又干又柴

 *大写的ooc

 

给大力的零涉车,我真的尽力了,我不会开车的。

 

以上ok,here we go

 

 

朔间零又一次听到了歌声。

 

那是很难用言语形容的的歌声。像是毫无意义的梦呓又像是模糊不清的祷词,轻飘飘浮在庭院的上空,慢慢悠悠升上去却又鳞粉般纷纷落下,覆盖在他肩膀上,缱绻的,柔软的。

 

这个庭院和他刚刚脱离的废弃医院仿佛处在两个次元,灰暗的天空中隐约透着些光,一片片的草丛里挂满了露水,花朵也含苞着,静静地注视着死里逃生的年轻警官。

 

他不自觉理了理衣服,发觉身上的白衬衫早在血池中被染红,现在已浸成黑色,外套也在缠斗中被划得破破烂烂,身上的伤口有的结了疤,有的化了脓,黄白色的脓液和着他的血在身上蜿蜒成丑陋的画。他试图用湿润的花瓣擦掉身上的血污,又惊觉好笑——他是来杀了那人的,怎么现在搞得像是第一次约见情人的小姑娘——于是把刚摘下的花骨朵随手扔开。手枪弹药和左轮弹药所剩无几,剩下一把枪管变形了的狙击枪和几发爆破箭,朔间零轻哼出声,带着这些装备去打boss约等于送死,更何况对手还是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这一个月内连续失踪案件和灯塔精神病院屠杀案件的嫌疑人,不如说罪魁祸首。这个谜一般的青年从他踏入病院的那刻起就一直在注视着他,或者换一种说法,从他踏入这个领域的第一步起他就进入了日日树涉的大脑,一个完全由日日树涉支配的世界。在击退了形形色色面目恐怖的异形怪物之后他愈发肯定,这里是名为日日树涉的青年的精神世界。崩坏的残垣断壁和血肉模糊的一截截断肢并不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全部,通向灯塔的路上他还看见了自动演奏着的钢琴,在腐烂肉块上开出的玫瑰,和为他指路的鸽子。

 

他开始不受控制地在脑海中构建日日树涉的样子。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美丽又丑陋的,带着丰沛的花香和血的铁锈味,他是个甜蜜的疯子,还是个纯情的怪物?

 

他很快得到了答案。

 

日日树涉频繁地闪现在他的必经之路上,他透过兜帽隐隐约约看见了月光般的银色长发和紫罗兰的眼睛。而兜帽被掀开时,另一边的月光被人硬生生扯掉,黑色褐色白色分辨不清的软组织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腐烂的恶臭,伤疤如同丘壑爬满了半张脸。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日日树涉和他的世界一样,温柔清澈,带着生物原始的残忍和血肉淋漓。

 

着火的仓库里他看见了旧日的幻影,小鹿般的少年对人心的险恶一无所知,纯洁又天真的脸庞是初春的嫩芽。随即这幻影消失在熊熊火焰中。

 

朔间零站了起来,把最后一支血清装好,穿过了庭院,走到那扇门前。

 

推开门后看见的是巨大无比的金属质感的大脑和地板上放着的几个浴缸。浴缸里躺着他自己和逆先夏目。金属大脑堪堪悬吊在天花板上,从大脑里伸出的几根管子分别连接着他和逆先夏目的后脑。而日日树涉站在他的身体旁,饶有兴致地仔细打量着属于朔间零的身体。

 

“。。。日日树君?”

 

“零,欢迎来到我的大脑♪”

 

朔间零一瞬间被他的直接噎到,条件反射性的责备他:“汝为何用词如此粗鲁?”

 

“因为是事实?”日日树涉紫罗兰般的眼睛噙着笑意,歪头看他。

 

“汝还真是不懂得讲话的艺术喏。”

 

“因为没人教我嘛。”他委屈的撅了噘嘴,仿佛这事是朔间零的错一样,“不然零来教我?”见朔间零没什么反应,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学东西很快的,不用担心。”

 

谁在担心那个了。朔间零腹诽着,这孩子怎么回事,一开口节奏都被他带跑了。

 

“日日树君,这个装置”

 

“它叫steam。”

 

“这个steam,你想用它来做什么?”

 

日日树涉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嗯,杀人放火。。。之类的?”

 

朔间零感觉到了面对红发的末子时同样的无奈感。不,末子要比这孩子乖巧多了。“日日树君。”他摆出家长教训熊孩子的表情,对面的青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冲他吐舌头。

 

“因为零不是认为失踪和屠杀案都是我用steam做的吗?”

 

朔间零叹了口气。看来日日树涉只是不知道如何讲话,肚子里的该有的小心思一个都不少。追着他非要他说出他认为日日树涉没有做过这些事,强迫着他自愿为自己辩白。

 

日日树涉看着朔间零的脸色,估摸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被看得十有八九,干脆也不绕圈子,开始有什么说什么。“我只是想明白其他人在想些什么。你看,就算你在跟我面对面说话,由于你说的‘讲话的艺术’之类的东西,”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皱了皱鼻子,“我没有办法明白你在想什么,也就没有办法和你做朋友了呀。”

 

大火中活下来的少年倔强又不识人心,想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去感知这个世界,于是笨拙的懵懂的向前迈出第一步。可是世界教给他的方式太过粗暴,他也就只学会了以这样粗暴的方式去接触别人。

 

朔间零想起斋宫宗交上来的关于灯塔精神病院的报告,深海奏汰的欲言又止和逆先夏目自告奋勇的勘察。

 

他早该意识到的。

 

“零?”日日树涉看他沉默着,以为他生了气,开始喋喋不休的解释起来:“你大概已经发现steam的用处了,它就是个大型精神意识共享机器,在一定范围内的人都会被强行拉入我的精神世界,当然我也可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入侵他们的精神世界,甚至进到更深层的潜意识里。”

 

“莫比乌斯是什么?”朔间零突然打断了他,“这个steam不是你建的,是莫比乌斯建造的,对吗?”

 

青年的眸子暗淡了下来。“那场大火之后我进了病院。可是我不想一直活在过去,于是我开始想办法和别人接触。我开始进行研究的两年后,我的医生知道我快要成功了。我太过专心,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什么时候带来了那些人。”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否则他们是过不了我的陷阱的。他们建造的steam是我的装置的变体。我早该把我自己的steam建造出来的,我的设备,我的理论,我的心灵。。。”

 

他像是进入了自己的白日梦中,朔间零快要听不清他的声音。他像是被魇住了,从噩梦里伸出来的触角紧紧缠住了他。

 

“他们。。。用一种新的材料取代了我的躯壳。他们用在我身上的镇定剂是我做的,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们从我的骨头上剥下每一片组织,每一段神经,每一块肉,直到黑暗将我完全吞噬。当他们用探针刺进我的大脑,检查我的研究,我感受到一千种来自其他感官的感觉,就像是高强度的永恒:疼痛、愉悦、愤怒、狂喜,融为一体变成单一且尖锐的噪音。。。”

 

“日日树君!”朔间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日日树涉的面前,正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

 

他被零从噩梦中拉了出来。

 

看着日日树涉还是一脸恍惚的样子,朔间零叹了口气就伸手要去揉他的头发,却被突然警觉着躲开了。零收回了手,终于回过神来的人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他的手,露出了后悔的神情。

 

“。。。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哦?”零出声打断了他,看着青年委屈的样子正想再继续逗他,涉突然朝他的肚子撞过来,他条件反射性闭了眼,毫无防备的狠狠摔进了浴缸里。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眼皮却出乎意料的沉重。这是。。。回到现实世界了?他睁开眼,朦朦胧胧的只看见一大片月光闪啊闪,于是伸手去抓,碰到的却是温热的东西。日日树涉在他耳边轻笑出声,一双手不安分的开始一颗颗解他的扣子,拂过腹部的时候带起一阵颤栗,又继续往下拆他的皮带。

 

(一辆破自行车走p站,未满年龄者请自主规避,既然是开车就不要讲科学了)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639223

 

“零是第一个呢。”日日树涉突然轻声说道。

 

“那是当然的吧?”做完后知后觉捡回羞耻心的警官感觉自己耳朵有些烫。

 

日日树涉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夏目君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

 

还没等朔间零反应过来,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你该回去了,零。”这是他陷入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是满眼刺目的白色。

 

“零终于【醒了】呢。”他蓝色的友人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微笑着坐在他床边,阳光照在深海奏汰带着水珠的发丝上折射出一片光晕。他正想和友人打招呼却发现嗓子干涩无比,一杯水马上递了过来,顺着水杯看过去是红发的末子满脸担忧的神情。润了嗓子之后他却不知道该问逆先夏目些什么问题,想了想挑了个最简单的,“日日树涉呢?”

 

“【自我销毁】了哦。”回答他的是深海奏汰。

 

他的目光没有从逆先夏目身上移开。“steam不止能让别人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对吗?”

 

末子犹豫着点了点头。

 

“精神转移?”

 

又点了点头。

 

“师父他。。。日日树涉一直不想进行精神转移,转换了之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可能是精神错乱,严重一点的话一方消失,所以。。。”

 

“所以就算你自己送上门去他也没有进行转移。”朔间零轻声下了结论。

 

红发的孩子低下了头,“我不知道。。。如果转移成功了的话我自己也是察觉不到的。那个,为了防止精神错乱所以大脑会自动屏蔽,也不会一直跑出来,他只是沉睡着,所以,零哥哥,没关系的。”逆先夏目咬着下唇语无伦次的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到底是没有落下来。

 

朔间零看了看他,转向深海奏汰,“案件档案编号?”

 

“B221”

 

“结案,档案永久封存。”

 

FIN

感觉这辆车非常对不起大力

评论(6)
热度(19)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