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五奇人+α】皆为身外之物(中)

皆为身外之物(中)

 

前略,延续上一篇的fate趴

Master们的令咒并不会一天回一画

Servant人设是英灵本体,也就是说不同时期的人格都有,具体一点就是说servant朔间零是融合了俺零和吾辈零的人格

私设如山,大写的ooc,一篇我爽就好的文

本章可能会有轻微一句话涉零涉倾向,请注意避雷

以下是职阶表,顺序是 职阶 servant master

红方

Saber明星昴流 紫之创

Archer仙石忍 乙狩阿多尼斯

Lancer鸣上岚 高峯翠

Rider 冰鹰北斗 伏见弓弦

Caster逆先夏目 朱樱司

Assassin斋宫宗 濑名泉

Berserker深海奏汰 月永leo

 

白方

Saber守泽千秋 真白友也

Archer朔间零 鬼龙红郎

Lancer天满光 春川宙

Rider仁兔成鸣 姬宫桃李

Caster日日树涉 羽风薰

Assassin大神晃牙 神崎飒马 

Berserker影片mika 朔间凛月

 

Ruler莲巳敬人 天祥院英智

 

以上ok,here we go


留到最后的三对主从登上了最后的舞台。

 

红组的berserker深海奏汰,master月咏leo,白组的archer朔间零,master鬼龙红郎,caster日日树涉,羽风薰。

 

舞台理所当然是梦之咲学院,那是圣杯的所在地,整个城市的灵脉。战书是朔间零下的,到达白组驻地的白鸽衔着的纸条上是魔王张狂的字迹,他一如既往字句简短,遣词造句之间毫不遮掩。深海奏汰和月咏leo毫无迟疑的应了战,主从二人站在梦之咲的大门前,晚霞下的学校笼罩在一片昏昏沉沉的紫光之下,就算是非魔术师的深海奏汰都能一眼看出铺满校园的法阵——一样的毫不掩饰,肆意嚣张。天色昏暗之下,一眼看过去唯一熠熠发光的竟是楼顶ruler的金发蓝眼,在没有天光的黄昏格外耀眼。

 

月咏leo嗤之以鼻:“明明只是个监视者却在决战这么显眼,真是厚脸皮。”旁边的狂战士还是微笑着,脸上的表情轻松的不像是来应战而是会见好友,听见master苛刻的评价也抬头看了看ruler,收敛了笑意,“希望ruler最好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呢。Master,我们要直接【进去】吗?”

 

御主打量了一下学校,“就算我说不,对方也没有给我们别的选择。正好,我也正想全力以赴的打一场。学校里的法阵明显是caster的手笔,既然都布置了这么盛大的欢迎会,我们不做出回应也太失礼了。”

 

“master不担心caster的【阵地做成】吗?caster虽然正面对决【赢不了】三骑士,但是法阵使他们的【堡垒】,一旦【进入】就等于被【摆布】了哦?”

 

“你这家伙虽然这么说,但是完全没在担心啊?”

 

“因为我的【对魔力】是A+嘛。”

 

进行着轻松的如同高中生午间休息时的对话,主从二人笑着,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脚踏进了caster以自身魔力编织的绝对领域。法阵与此同时启动,整个梦之咲瞬间消失在了街道上。

 

“奏汰他们进来了。”日日树涉正把自己一头长发束起来,在脑后高高固定成一束马尾,一只手全身上下摸遍都没找出一根发绳,旁边看着的羽风薰也开始满教室找可以束发用的东西。朔间零实在看不下去,于是把自己慢慢悠悠从棺材里挪出来,拆了自己的头上的发绳给日日树绑了上去。

 

日日树涉一脸惊喜的喊着“零你是哆啦〇梦吗”一边就要扑上去给朔间零一个爱的拥抱,被archer残忍的挡了下来。“既然深海君已经进来了,那吾辈也该去做准备了。对手毕竟是深海君,就算是吾辈也不能轻松对待。哦呀哦呀,真是过分喏,让老年人做这么激烈的运动,一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吗?”朔间零嘟嘟囔囔抱怨着,指挥自己的master把棺材搬起来。

 

羽风薰看他倚老卖老忍无可忍,觉得自己需要维持一下公正,“保持人设也适可而止哦朔间桑?对面是奏汰和那个什么rei君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死掉哦?而且朔间桑明明很强却一直说这种话真是。。。稍微考虑一下盟友的心情啊。”

 

“吾辈是让薰君不安了吗?不过不用担心,该认真的时候吾辈还是会好好努力的,毕竟吾辈们背负着的是所有人的愿望,不全力以赴不行呢。”

 

“既然朔间桑都这么说了我就相信吧。不过鬼龙君也要一起去吗?不和我们一起待在这里吗?”

 

“啊啊,我也一起过去。对面的master不是轻易能摆平的,servant战斗的时候不防着点不行啊。”鬼龙红郎拖着没有棺材盖的棺材向外走去。

 

“好了,日日树君和薰君负责守好阵地,剩下的交给吾辈们就好。”朔间零把额前散落的头发拨到耳后,对羽风薰扬起嘴角,鲜红的瞳孔里是沸腾的火焰,魔王露出了睥睨众生的笑容。“什么都不用担心,等着聆听本大爷的凯歌吧。”

 

Archer主从离开后,教室重归安静。羽风薰看着眼神涣散开将意识投入到分散在学校各个角落的法阵的魔术师,自言自语道:“朔间桑这种时候耍帅还真是犯规啊。真是的,要是女孩子的话刚刚一瞬间就要沦陷了吧?”

 

“那可不行哦?”

 

“呜哇你不是在控制法阵吗?”

 

魔术师无辜的眨了眨眼:“这种程度的法阵不需要我全神贯注。刚刚的发言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哦?羽风君是沦陷了吗?”

 

“才没有啦。我比较喜欢可爱的女孩子,朔间桑再帅我都是不可能心动的。”

 

“嗯哼,那就好。Master比较喜欢别人的servant这件事情只是想想就让我心碎无比了。”

 

“日日树桑玩笑请适可而止。喜欢男人这件事情对我也是只要想想就毛骨悚然。话说,朔间桑让我们守好阵地剩下的交给他们,我们就这样乖乖在这里待在吗?”

 

“这可不行呢。零只顾自己和奏汰玩得开心,冷落了我可是会生气的。”日日树涉兴致勃勃的跳过来,眼睛闪闪发亮,“看家的孩子也是需要给自己找点乐趣的,怎么样羽风君,不来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做吗?”

 

羽风薰正想吐槽日日树涉的用词,只见日日树涉在自己的长外套里东找西找,最后摸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日日树涉手里的物件。

那是圣杯。

 

TBC

 

 

涉:来搞事情啊!

 

终于要打起来了【x】我打戏无能尽全力去写了下一章还请各位以温柔的目光看待谢谢【土下座】写奇人打架真开心啊

评论(2)
热度(17)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