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泽田纲吉生贺(骸纲)】华氏451度

华氏451度

 

《家庭教师Reborn》衍生同人

CP:六道骸X泽田纲吉

分级:这玩意其实算不算R18我也不知道

warning:原作背景,时间操作有,六道骸和泽田纲吉两个人物以及正在发生的事件都归原作者所有,我只拥有本同人,OOC,实打实的HE

 

祝我们的大空彭格列十世首领泽田纲吉生日快乐

 

 

 

热。

 

他觉得他现在只感觉到热。

 

在他身体中点燃的火顺着血液燃遍全身,由内向外地灼烤着皮肤,像岩浆一样渗出,堆积在他身体表面,蒸干他的力气,让他没有余裕去思考任何事情,只能细致入微地去感受由自身生出的热度,浸泡在那里面。不想挣扎不想脱离,拒绝思考拒绝反应,任由沸腾的液体一点点灌满这副皮囊,把左心室右心房撑得满满当当,挤出不必要的感情和顾虑,让它们全部消失在高温之中。从喉咙开始往下,肺,肝脏,肠胃,骨头,神经全部都化掉然后混合,再熔铸到一起。这些都诚实地被反映在视网膜上,清楚地转化成神经信号传达到大脑,而后被做了默认的处理。他默许着这热度侵蚀掉他的身体,重组着他的神经,甚至想要更多。

 

想要更加灼热的温度,想要能够融掉这脑髓的热,想要可以分解理智的火。来烧掉吧,溶解吧,化为比分子还小的颗粒,成为粘稠的液体,模糊了个体的轮廓,留下清除不掉的痕迹。泽田纲吉凭本能向对方伸出手,不管有没有被回应直接擅自环住对方,凑了上去,夺取更多热量。在皮肤贴合的地方,热流海浪般涌了进来,闸口大开,在毛细血管的末端所回旋激起的浪花卷着带刺的火星,刺激着神经末梢,传开一阵阵战栗。这实在难以忍耐。泽田纲吉半睁着眼恍惚地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因为热度被拉得失真的景物映照进瞳孔,周围的空气也因失衡的密度扭曲了起来。氧气在持续的燃烧中被消耗,他觉得快要窒息。

 

但是还是不够。还是不够,还需要更多的热量。

 

“骸。。。”连着三个音节都被热度炙烤地难以分辨,还好被呼唤的人似乎并不需要靠声波来辨认自己的名字。六道骸看着他的首领像是快要被点燃的发丝,用自己没有戴手套的手指去触碰梳理,一边凑到他的首领的耳边,用嘴唇去试了试温度。好烫。转过脸正对上那双盛满了冷却的糖浆的眼睛,那里正燃烧着,火光冲天像是要烧掉西西里第一场生硬刺骨的雪。他听见那声音,略喑哑的声音猫爪一样挠过他的心,也是带着温度的,只消轻轻一下就能让他冰山般的决心全化为雪水,和着消不下去的阴霾流出去。那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叫他许久没有人叫过的名字,一下子扯着隔膜,不让他喘过气。那声音执拗得如同它的主人,用万分阴险狡诈的手法干扰他。

 

太阴险了。六道骸想。就想在地上挖了个坑,然后站在旁边看着你自发自愿地往里跳,跳完后你再恨他都没有用。也许是因为这么想着而太过用力,泽田纲吉无意识地呜咽着,漏出的几丝气音透着纯正的无辜。疼吗,六道骸想问。疼吗,那就让你更疼一些好了,让你知道我感受到了怎样的痛楚,让你知道我是如何的煎熬挣扎,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真心实意。再多感受一些吧,在你身体的每个角落都带着我来过的痕迹。耳廓,脖颈,手腕,脊背,腰侧,大腿,脚踝,全身的神经都接受来自我的讯息。包括内部,把我的执念注入到内部,让它们在那里沉淀,然后成为你的一部分,让你时刻都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

 

六道骸感受到泽田纲吉身上传来的热度,沸水一样蒸煮着他,模糊了他的视线。对方急切地贴了过来,仿佛是想把这快烧起来的体温传给他般紧紧贴合着,令他清晰地感受到疼痛。他感受到眼泪正顺着对方的脸颊落下,被立马蒸干挥发,但还是坚持往下掉着,一如窗外停不下来的雪花。他感受到泽田纲吉拼命想要说些什么,可他听不清。他们之间隔了太多东西,那点微弱的信号被消耗在半途,传达不到。暧昧不清的词句断断续续,其中意义飘渺,无法找到重点,但他还是耐心听着。这还算划算,毕竟他所给予只有痛苦。然后泽田纲吉也像是意识到了那些意义不明的话传达不到骸的耳边,于是放弃了话语,用最原始的方式靠近了骸。想要再近一点。

 

为什么掉着泪呢。阴险的人明明是你才对吧。骸不平地想着。连掉下来的泪都这么烫,腐蚀掉他的一大片皮肤,让他全身都泛着红。快要被点着的人明明是我,你为什么在哭。

 

他没有问。

 

 

 

 

 

 

 

 

今年,西西里的第一场雪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得让整座岛都差点被封在冰晶里。而后那雪里生出来的纯白的沉迷游戏的孩子向他们露出微笑,他的首领燃气的火焰熄灭在了白色的平原。那孩子一阵兴奋,兴奋到不小心在下个回合中输掉了整个雪原,还搭上一颗纯白冰冷的心。

 

而六道骸再次见到那橙黄色的火焰,是在最后一场雪停了的第二天。

 

 

 

 

FT:

这个生贺总算写完了。。。周五考试的的我难产了好几天才写出来也算是蛮拼的。

家教真是超级初心,总觉得会一直写下去(虽然写的不怎么样),纲吉也是我特别喜欢也特别心疼一孩子,当然骸也一样。今年的纲吉24岁了,是某种意义上最后的生日,十年火箭筒把14岁的小纲吉送到了十年后,然后未来战开始。这篇大概就是十年后的纲吉去和白花花谈判之前的故事吧,当时骸骸应该还在罐头里,总之就是纲吉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一次而且有一定概率再也醒不来。当然当时根据原作应该是夏天,稍微做了下时间操作改到了冬天。

 

题目华氏451度看上去和内容完全没关系对吧(笑)华氏451度是纸张被点燃的温度,其实就只是想说想要被点燃的27啦(根本没人懂好吗)主要来源于最近这天气。。。妈蛋坡岛已经多长时间没下过雨了!!!天啊我要被热疯了,那干脆大家一起被点燃好了(心)

 

对于我这文笔。。。妈蛋这文有文笔这东西存在?刚做完一套生物卷子满脑子还是uterine lining和sexual intercourse就。。。明显能看出来我的词穷XD还有这到底算不算R18我也不知道,如果不当R18看的话其实是相当惊悚的发展wwwwww

 

最后接受文评接受鞭打接受臭鸡蛋和烂白菜叶唯独不接受谈人生(应该没人会来吧)

妈蛋晴人的生贺还没写(。

 


评论(5)
热度(4)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