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伏见生贺缓慢拔刀】Miracles May

【伏见生贺缓慢拔刀】Miracles May

K衍生同人

CP:伏见猿比古x八田美咲 周防尊x宗像礼司 草薙出云x淡岛世理

时间轴:K missing kings后

设定:原著向,私设有,过去捏造有

傻白甜傻白甜,一个安心谈恋爱的故事,安定的HE(不要被标题骗了)

OOC这事肯定有,阅读过程中如有不适或觉得这什么东西请大骂作者三声并以鄙夷的表情关掉本页,仍旧欢迎各种挑错字和 拍砖,烂菜叶子臭鸡蛋什么的扔过来我拿头接着

    



“伏见君,生日快乐!”被围了一圈的伏见猿比古,20,有些头疼的看着他的同事们。虽说从年龄上来看他是整个Scepter4里最小的,但事实上有些永远长不大的人常常乐于给他的生活中添上浓墨重彩的几笔,各种意义上的。比如说此时正一根根往他的巧克力蛋糕上插蜡烛的道明寺安迪,再比如说用一脸小学生春游前的兴奋表情看着他的日高和榎本。啊对了,硬要说的话其实还可以加上专心致志用红豆泥给蛋糕裱花的他的上司,淡岛世理。这手艺绝对是和某酒吧老板学的,我可以赌上一周的行动报告。牟财小声对布施说道。

    

秋山你难道没有告诉过道明寺在人的年龄超过八岁时他们往往就不会再在蛋糕上用蜡烛的数量代表已经活过的年岁了么。现在唯一的正常人秋山表示,问题儿童道明寺还没到接受这个常识的年龄。还有伏见桑这明明是你的生日会为什么室长会以一副年终总结的表情坐在那边啊虽然我明白室长是关心下属但是这样好吓人啊。伏见啧了一声看向自己已经被塑造成后现代抽象派的蛋糕,回应了秋山的脑电波。我怎么知道啊,话说回来本来就是室长提出要办这个无聊的生日会的,副长来通知我的时候的表情和语气让我觉得拒绝的话会在梦里被红豆泥埋。我说伏见君秋山君,你们两个光明正大的脑电波交流不怕被室长听到吗?青组的二把手也加入了脑电波讨论小组。没关系室长大概是看不见这种次元的波的。伏见棒读。

 

“伏见君,秋山君,你们好像在进行有趣的小组讨论啊。在说些什么呢?”

 

妈呀伏见桑你不是说室长看不见的吗?我必须要提醒一下,你们的脑电波再这样肆无忌惮下去的话会面临比被红豆泥埋更严重的后果的。“没什么,只是在想接下来要做什么而已。”什么啊副长都听到了吗。

 

“那么,诸位,生日会差不多要开始了。”宗像礼司并没有继续追问属下明显敷衍的回答,赶在道明寺把蛋糕捅成马蜂窝之前开了口。“先进行传统仪式吹蜡烛吧。”日高把蛋糕上的蜡烛全部点燃,榎本去关掉了灯。到底为什么我要陪他们做这种事啊。伏见腹诽着,不耐烦的心情忠实地被脸部肌肉表现了出来。“伏见君,”青王突然开口。伏见抬起头望向自己的顶头上司。“所谓生日,既是用来庆祝一个人经历过了这么多事,也是用来记录和感谢身边的事物。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这个世界赐予你的,独一无二的错过不再的礼物。”他深蓝色的眸子扫过在场的穿着制服的每一个成员,“所以过生日除了对未来许下希冀之外,还有对于过去和现在的感谢。”最终目光落在寿星身上。什么啊,室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这么明显的暗示我才不会。。。伏见看见跳动的烛光映在对面的一片深蓝中,一半冰山一半火山,弯曲的轮廓让他想起在他胸口发烫燃烧的刺青,只是刻下这印记的人已经被这冰火两重燃烧殆尽。而扑灭了这火焰的青之王的大义中,是否合这印记的新主人的心中有着同样的身影。

 

赫然崩溃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残片,到底划伤了谁的心。

 

好吧好吧,那我就感谢一下。伏见心想。他这会正双手合十,以难得认真的表情许下他的生日愿望。周围的一群人都停了下来,也许是因为橙色光线晕染得伏见侧脸线条格外煽情,又或是因为难得一见的稚气从垂下的眉眼弧度中透出,他们都看向蛋糕前面的人。蛋糕有些走形,伏见的发型因为刚才的打闹有些松散,制服纽扣没扣好。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又长大了一岁的人轻轻吸了口气,吹灭了所有道明寺辛辛苦苦插上取的蜡烛。

 

“喂秋山,你刚刚拍下来了吗?”日高小声问道。“啊?我忘了。。。”秋山如梦初醒。话音刚落围了一圈的人一拥而上,抓起蛋糕就开始往伏见脸上糊。反正过生日他也不会啧得太响。被围攻的人连续以几个满分高难度动作躲过一轮攻击后终于中招,摘掉眼镜后看见模模糊糊一大片黑色的影子,犯人早就混了进去。他并不打算继续陪他们玩,贴着墙根正准备溜走,淡岛把头转向他,“伏见君。”他看见冰山女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生日愿望,一般都会灵验的。就算是奇迹,也有可能发生。”那笑容和三年前十束多多良找他单独谈话时的笑容如出一辙。

 

“副长都多大了,还信那种只能骗骗安娜的,不,说不定连安娜都骗不了的谎。”伏见在洗手间里冲掉脸上和镜片上的奶油时想着。安娜。

 

女孩子在赤色火焰中摇曳的身影如同一只被热浪蒸煮的蝴蝶。然后她最喜欢的红色灌满了她纤细的身体,新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点点聚合形成,她知道还有什么温热的,跳动着的东西在聚集着,温柔地抚摸着她身边围绕着的人们心上的伤痕。只是她还并不是很明白,有些伤口是可以被抚摸,但不能被安慰的。而当她懂得了这个道理时,王座已经被升到与太阳平齐的地方了。这是还有三四年后的事了。现在她和他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笑着,闹着,为情绪低落的同伴担心着。

 

“美咲,怎么了?”女孩子攥着红色的玻璃珠子,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沙发上从上午开始就坐立不安的小队长。“嗯。。。什,什么?啊,我没事。”被关心的人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摆着手。“安娜,来试试新衣服。”草薙出云在吧台后面喊道。安娜不放心地在走向草薙的时候回过头看八田美咲。“美咲,没有精神。”“嗯?啊没关系,安娜不用管小八田哦,这件事就留给小八田自己慢慢想好了。”酒吧老板蹲下来整理着安娜的衣领,把扣子从下到上一颗颗系好,“安娜最近长得很快,再去买几件新衣服吧。”“是因为猿比古的生日吗?”白头发的女孩子看着草薙灰金色的发梢,有些长的刘海遮住了她最喜欢的那双温柔的的眼睛。草薙顿了一下,旋即笑了笑,“安娜真是和十束越来越像了呢。”他摸了摸安娜的头,把她抱起来,在女孩耳边轻声说道:“和尊也越来越像了。”如果让安娜问出口小八田一定又要炸毛了吧,所以暂且让他一个人待着好了。无奈地任由安娜扯着自己的红领巾,草薙把安娜抱上了楼。别急别急,慢慢来,能把他带回来的永远是你,也只能是你。你们年岁还小,再多闹会别扭,再多吵吵架,再多为对方的事担心几分,把对方放到最特别的那个位置上,从早到晚想着对方。误解和偏见都不要紧,谈场恋爱总是会磕磕绊绊,不要急慢慢来。

 






==============================================

 おまけ

淡岛:伏见君,生日愿望,一般都会灵验的。就算是奇迹,也有可能发生。

伏见:?

八田:(一身红登场)因为一直都扮演大人,身体都变钝了,来一场许久未                                 练的激烈运动吧~和亲爱的你~

伏见:?!!

 






FT:

声优梗真是玩不腻啊w格子也是我的爱啊我的爱

明明是伏西米生贺却被我拖到现在还只有这么点真是太对不起了【土下座】还有1218贺也没写完(跪)这篇也算作是给萌萌的生贺吧(虽然晚了一个多月还没写完)【这样想想我是不是真的太懒了。。。】难得有人生日和我的离这么近呢。这篇要拖多久我也不知道,看心情吧(喂),这也顶多算是个开头。还有关于这个题目嘛。。。有玩过N+C社的sweet pool的孩子应该懂,反正我是只要一听这个就不行了,太虐。但是我一向是HE控,大家就甜甜蜜蜜谈恋爱吧w

一向的分段废我觉得我没救了【趴】这回努力试着分了可还是很奇怪,我还是再去学一下怎么分段好了。文笔依旧没被抢救回来(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如果有人看着开心或者想往下看我就可以立马冲下楼到学校操场上来上一段桑巴(不我并不知道怎么跳)谢谢耐心看到现在的每一个人。

 

 @理想论。 试试艾特,lft这个功能我还是第一次用

评论(2)
热度(8)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