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洛提】无心


【洛提】无心

 


机动战士高达00衍生同人

CP:Lockon Stratus X Tieria Erde

设定时间:原作背景,第一季结尾处

Warning:遵从原作结局(意思大家都懂),源起于蝶々P的曲子《 心做し(无心)》,推荐当BGM听,个人是唱见厨,推荐版本赤ティン和ピコ的版本。OOC逃不掉,只能请大家包涵。看文中如有恶心等不良反应请立刻点击右上角红叉退出,如对作者产生鄙夷心理属正常现象,想扔什么都可以我拿头接着。欢迎各种意见拍砖评价。

 



若然我拥有心的话
那我
该怎样去寻找那物才好呢?
稍作微笑的你言道
「那个呢,就在这裏啊」


============================================================

 

 

这是。。。哪里?

 

提耶利亚睁开眼,看见熟悉的天花板静默地悬在正上方,沿着神经触电般攀爬上来的刺痛感和电钻进入大脑般的钝痛提醒着他自己身体的状况。

 

怎么回事?我应该在VEDA里正和雷杰尼监督数据处理,为什么突然。。。

 

“提耶利亚,你好点了吗?”正想着,阿雷路亚的脸出现在视野中。

 

橙白色的战斗服和四周泛着冷的金属色墙壁无一不指向一个荒诞的结论——这里是托勒密。提耶利亚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用双手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期间皮肉撕扯的痛楚让他咬了咬牙。真是久违的肉体体验,久到自己都忘了原来受伤是这么疼的。环顾了四周以获取足够信息,他这么做的时候阿雷路亚的脸上显而易见的担心神色一直没变过。

 

既然是在托勒密上而且自己受了伤那就意味着现在有可能是一场战斗的间隙,就算是出了什么异常状况也要先确保驾驶员精神稳定。顾及到这一点提耶利亚决定先安抚同伴然后花一点时间确认所处环境。“我没什么事,应该就是有点累了。”

 

“也是啊,这几天大家都一直保持着精神紧绷的状态,提耶利亚你又执意不肯休息,难免会成这样。刹那还要有一段时间才回来,离战斗开始也还有几十分钟时间,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和皇小姐报告。”从以前开始阿雷路亚就是个很温柔的人,四名驾驶员中一个固执不肯多说话的刹那和一个更加固执不近人情的自己,摩擦时有发生。每当这个时候阿雷路亚就会很着急地试图调解,虽然解决问题的总是洛克昂。

 

阿雷路亚离开了舱室。提耶利亚站起身,发现是自己在托勒密上的房间。桌上并没有摆上四个人的合照,那么现在应该是在那沉寂的四年之前的某一天。从阿雷路亚所说的话中可以得知,现在刹那并没有在托勒密上,剩余的人都在等他回来,而自己负伤,得出的结论就是现在应该是武力介入的后期。至于自己为什么会从VEDA到这里,还需要进一步的线索。不过现在自己应该和VEDA出于断线状态,无法从VEDA那里得到有用信息。初步判断就只能是时间倒流,或者自己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他握紧了双拳,呼吸有些不稳——电子羊也会做梦吗。

 

有些不详的预感笼罩着他,心中已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可是他本能地逃避直面这个可能性,双脚有些发软。他没有勇气走出舱门。

 

调整了呼吸,手抚上门边的锁键。最坏的结果只不过再来一遍,又不是没有见过,提耶利亚你怕什么。他沿着走廊四处寻找,身体本能地带他来到了船上对地球视野最好的那扇玻璃前。

 

绿色。绿色一下子撞进视网膜。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也早已习惯看见他的身影,可看到的一瞬间脑中就开始疼,炸开一样疼。模糊的白光散开一片亮得什么也看不见,冲击波震得鼓膜快要破裂,像是钉子扎进头骨一样,像是水银灌进颅腔一样。呼吸的每一下都带着刺,像是肺上被开了一个洞,拼命呼吸着带有硫磺味道的氧气一边感受着无法阻止的气体泄露。身体随着紊乱的心率一下下颤抖着,手脚冰凉。

 

洛克昂。洛克昂。洛克昂。

 

“哟提耶利亚。”他转过身来了。

 

不是莱尔也不是影像资料。

 

“身体好点了?”右眼上覆盖着黑色的布料。

 

是洛克昂斯特拉托斯。

 

“真是的我明明都告诉过阿雷路亚让你一定要休息的。”

 

是尼尔迪兰狄。

 

像是以为提耶利亚不满自己的多管闲事和啰嗦,洛克昂放软了口气:“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去躺一会吧,战斗马上又要开始了。”

 

“洛克昂,你。。。”尝试开口,可一发声提耶利亚就发现自己声音抖得厉害,干涩得像一整块铁锈。

 

“啊,我没什么事,之前差不多也躺够了,是时候活动一下了。”自己那么熟悉的笑容。

 

就像这具身体从没冰冷过,温热鲜活的气息让提耶利亚第一次那么清晰地感受到人活着的证据,如同大海的潮汐。

 

“怎么了提耶利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气息一点点逼近,灼热又灿烂,照亮了冰冷的规律运转了那么久的心。

 

“不,我。。。没事。可能是有点累了吧。”

 

“那就快去休息吧。”洛克昂有些担忧地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些倦色,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色有多苍白。“真的没事吗?”

 

“洛克昂,你如果,”提耶利亚艰难地开口,尽力压着自己的声音好让它不那么明显的悲凉:“在战场上遇见了你的仇人,会怎么做?”

 

“啊?”没有想到会收到这样的提问,洛克昂惊异了片刻,沉吟:“我会听皇小姐的战术指示。”

 

确实是他会给出的答案呢。“那如果,我是说如果,你遇见了在爱尔兰组织恐怖袭击的主谋,你会怎么做?”

 

“在爱尔兰组织。。。”洛克昂明白了他的意思,顿了顿:“我大概会,杀了他。”他没有犹豫。

 

“不惜一切代价吗?”提耶利亚发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放慢速度让自己的问题显得不那么刻意。

 

洛克昂没有马上回答。他有些诧异提耶利亚会问这种问题。提耶利亚看上去非常痛苦,这是他记忆里没有见过的样子。驾驶virtue的少年一直以冷漠示人,漠不关心的态度和机械运转般的冰冷时常让洛克昂感到棘手。最近偶尔露出的生动表情是洛克昂努力了这么久的成果,这让他有些开心,也觉得提耶利亚其实挺可爱。只不过这样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见,不安的,恐惧的,像被自己的问题蛰到一样。

 

提耶利亚察觉到洛克昂的视线,为了找出异常的缘由那双绿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脸。

 

不,不要看我。不要用那种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会有事托勒密也不会有事,会有事的明明是你自己。不要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忍住,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眼泪是什么,也已经学会疼了。不要看着我啊。

 

“提耶利亚,你是不是预见到了什么?是VEDA告诉你的吗?”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决定。”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我看见了。“不用多想。”那个我不想到达的未来。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你所做出的选择会导向你生命的终结,你会选择另外一条路吗?如果我现在就拦下你不让你奔赴注定会失败的战场,你会就此停下脚步吗?如果我现在就传达给你我的和大家的思念和痛苦,你会放下割伤自己的复仇之刃吗?

 

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提耶利亚咬着牙转过身去。

 

“提耶利亚。”洛克昂在他迈出房间时叫住了他,语气认真:“如果是在生命和复仇之间选一个,我会选择活下去。但是在那之前,我绝对不会放过夺走我家人和无辜民众的生命的刽子手。”他是那样坚定。坚定得让人想要落泪。

 

“全体驾驶员请到舰桥集合。”突然响起的皇小姐的声音结束了这段步履艰难的对话。

 

“走吧,提耶利亚,现在能想的,只有战斗下去了。”坚定得让他落不下来泪。

 

 

 

阿里·阿尔·萨谢斯。Throne。提耶利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是他在脑海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在战争结束的一年中VEDA的视频资料中播放了一遍又一遍的情景。到后来雷杰尼终于看不下去强制关掉,自那之后就被他封锁在了VEDA的最底层。

 

现在他可以选择马上重新看一遍现场3D版,或是省掉更换驾驶员的程序。

To be or not to be,这真是个永恒的问题。或者说,永远都会有比生死更艰难的抉择,即使选择权在自己手里握着,也如同易碎的玻璃花。把选择权给我这种事情,太狡猾了。

 

当提耶利亚厄德还不是人类的时候,或者说才开始成为人类的时候,第一个学会的情感的绝望。这并不是他的老师的本意。“先教给他什么叫做快乐好了。”洛克昂斯特拉托斯本来是这样想的。他希望他的玫瑰花美丽动人,所以他拿来了早餐和水。但是在他拿来屏风之前,就不得不离开这个星球。夜晚的凉风和虫子野兽都来了,于是他的玫瑰花绽放了。

 

童话的版本总是刻意略过了一些细节,这些细节却是人们不得不面对的真实。比如说鲜血,比如说战火,比如说无可奈何。提耶利亚从控制室锁上了房间门使电子锁失灵,他听见身后洛克昂的拳头砸上铁门的声音,是几年前在海滩上争执时扬起未落下的拳头重重砸在他心上。只是电子锁而已,怎么锁得住自由的灵魂。

 

被地球引力束缚住的永远不是灵魂,是心。

 

在说出“Virtue,提耶利亚厄德,出发”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定会听见那声“Dynames,出击”,就像五年后雷杰尼从外面疯玩过后回到VEDA说出“我回来了”就一定能听到一句“欢迎回来”一样理所当然。受到MS部队的集中火力进攻时virtue庞大的身体震动着,提耶利亚被晃得难受,恍然想起第一次感受到重力时的眩晕感。那是他们难得的短暂休假,四个人在海滩上安静地度过整个灿烂的午后。金属的剪刀在洛克昂修长的指间灵巧滑动,刹那黑色的头发应着沙沙声片片落下,褐发的男子满脸笑意用手按住小孩不安分的脑袋,和那边削苹果的阿雷路亚说笑着。自己拿着计量杯往饮料里倒着过于甜腻的糖浆,只因为洛克昂说过他喜欢甜食。当时为什么就乖乖听话了呢,提耶利亚不平地想着。不,应该说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在意洛克昂的想法呢,明明。。。饮料甜到发苦的味道又涌了上来,让他的大脑格外清醒。原来我那么早就喜欢他了吗。

 

Virtue的驾驶舱马上要被击中的时候,紫色的光束粉碎了敌人的装甲,晃得驾驶舱内的人睁不开眼。剧本正一页页翻过,一切都顺着轨道正常运行。

 

Virtue逐渐耗尽了粒子残余量,Kyrios没有回应,刹那也还没有赶到战斗领域。狙击手憋着一口气用没有受伤的那只眼睛瞄准了恐怖分子,右边的一片黑暗中传来的爆炸声宣告了机体的严重损伤。看不见,为什么看不见,那个混蛋到底在哪!

 

哈罗的警报声在耳边嗡嗡响着,爆炸的滚滚浓烟和巨大震动让他头痛欲裂。再睁开眼时是机械的残骸和碎片,头盔上的裂痕提醒着他必须撤退。那天也是一样的遮天蔽日的火光,他的父母被泥沼一般黑烟吞没,他的妹妹艾米,像被人丢弃的洋娃娃一般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红色的液体小溪一样汩汩流着。破碎的断片划伤了他的膝盖,旁边不知是谁的残肢被炸得血肉模糊。上一秒还向他嘟起嘴要冰激凌的妹妹和温柔地牵着他的手的父母,和人群一起被拆得支离破碎。埋藏了十几年的记忆一瞬间洪水般涌上来,淹没了他仅存的意志。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一下下撞击着面罩。他在洪水中安静地坐着,没有挣扎。洛克昂感到心中十分平静,他想起提耶利亚出发前问他的那句“不惜一切代价”。对不起啊,提耶利亚,这回真的有可能要对你说谎了。拆下狙击装备的时候他想起制定的教学计划,第一步是教会那个孩子什么是快乐。

 

“哈罗,让Dynames返回托勒密。”洛克昂听见哈罗在挽留他。

 

“不要担心,我会活着回来的。”自己竟然连哈罗都要欺骗,真是太差劲了。

 

最后摸了摸橙黄色的小机器人,洛克昂张开飞行器离开了驾驶舱。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架着狙击装备的手在发抖,他苦笑着对准了红色的机体,扣下扳机的时候看见光束直冲过来,在他面前绽开成绚丽的烟花。

 

在宇宙中漂浮的时候他第一次明白了提耶利亚喜欢宇宙的原因。平流层之上的黑暗如同温吞的水轻柔地流遍他全身,抚摸着他。几亿年前的星光比光束炮灿烂,它们接受了入侵者也在一切结束后抹去了他们存在的痕迹。四周安静极了,宇宙吞噬了一切声音,像个大大的摇篮,静默地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这是生命的起源,是静默的帷幕,现在他要回归到母亲的怀抱。只是那边的蔚蓝色的星球太过耀眼,美丽得让他忘记了呼吸。那颗战火纷飞的星球,那颗四分五裂的星球,那颗伤痕累累的星球,在这里看过去竟是从未见过的璀璨夺目。不知道在那个以这颗星球为名的少年眼中,它是否也是这样的剔透。

 

洛克昂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在一片黑暗中看见了五千朵相似的玫瑰组成的园林和一朵他的玫瑰花。

 

 

 

 

宇宙静默无声,提耶利亚在Virtue的驾驶舱里看见了陨落的恒星,他也是寂静的。

 

“要是风来了怎么办?”

 

温柔的褐色的卷发。

 

“要是有虫子野兽呢?”

 

温柔的碧绿的眼眸。

 

“把那罩子放在一边吧,我不需要它了。”

 

温柔的令人心动的微笑。

 

“你既然决定离开这儿,那么,快走吧。”

 

快走吧。

 

 

哈罗还在一声声叫着洛克昂的名字,提耶利亚知道,不管再有几十次几百次几千次,那个人都不会回来。

 

剧本已定,无人更改。爱尔兰的暖风吹过,青草的芳香如同花蕾含苞欲放。

 

 

 

 

 

 

(注:

文中多处引用《小王子》里的对话,在这里把原作对话贴一下:

 

“再见了。”他对花儿说道。可是花儿没有回答他。“再见了。”他又说了一遍。花儿咳嗽了一阵。但并不是由于感冒。她终于对他说道:“我方才真蠢。请你原谅我。希望你能幸福。”花儿对他毫不抱怨,他感到很惊讶。他举着罩子,不知所措地伫立在那里。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温柔恬静。“的确,我爱你。”花儿对他说道:“但由于我的过错,你一点也没有理会。这丝毫不重要。不过,你也和我一样的蠢。希望你今后能幸福。把罩子放在一边吧,我用不着它了。” “要是风来了怎么办?” “我的感冒并不那么重……夜晚的凉风对我倒有好处。我是一朵花。” “要是有虫子野兽呢?……” “我要是想认识蝴蝶,经不起两三只尺蠖是不行的。据说这是很美的。不然还有谁来看我呢?你就要到远处去了。至于说大动物,我并不怕,我有爪子。”于是,她天真地显露出她那四根刺,随后又说道:“别这么磨蹭了。真烦人!你既然决定离开这儿,那么,快走吧!”她是怕小王子看见她在哭。她是一朵非常骄傲的花……

 

爱的困惑在小王子看到盛开的花园里有五千多几乎一模一样的玫瑰,朵朵都与他的那一朵相似时达到了顶峰,他伤心得哭了。这时候伟大的狐狸走来了,他请求小王子“驯养”他。他说,“驯养”就是建立感情联系。在驯养之前,“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男孩子,跟成千上万的男孩子毫无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不需要我。我对你不过是一只狐狸,跟成千上万知狐狸毫无两样。但是,你要是驯养了我,咱们俩就会互相需要。你对我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对你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小王子就此明白了那朵玫瑰花对于它之所以独特唯分珍贵的原因,因为他被她“驯养”了,所以“单她一朵就比花园里五千朵都宝贵”。)

 





============================================================

FT:

 

终于写完了(呼气)第一篇洛提我真的尽力了【趴

从昨天下午一口气写完然后到今天修修改改算是我写得最快的一次了吧。写东西这种事情真的是要憋着一口气的,昨天下午又看了一遍洛叔领便当就打开word放着ash like snow敲完了整片。写完后很难过,趴在电脑前什么都不想干。真的非常心塞,自己写HE写惯了好像承受力有些下降也说不定。

来说一下设定,是提子在战争结束后穿回了洛叔死之前,至于它是梦还是真的穿越了,我宁愿它只是一个梦,不然对提子来说太残忍了。洛叔在原作中说过如果我不能解决过去的问题那我就无法向前,所以他选择冒着丢掉未来的巨大风险去报仇。当时b站弹幕一片不理解,其实我非常能明白这种感受。不解决过去就不能说对自己问心无愧,过去总会如影随形,如果还有所顾忌就无法放开手来去争取未来,所以说这并不能说不划算。其实在提子问出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洛叔就大概明白了自己的结局,他虽然回答说会选择活下去但是当选择真正摆在面前时还是不能轻易掉头回去。所以无论怎样洛叔的死都是无法避免的。而成长过后经历了那么多的提子也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宁愿再一次看着洛克昂死掉也没有阻拦他。洛提的悲剧真的是无法避免的。

关于小王子,我真的是非常喜欢小王子,基本看一次哭一次。之前看微博上的太太们也拿这个对照过洛提。提子就像玫瑰花,一开始带刺高傲,但实际上非常脆弱,在小王子离开的时候对他说“你快点走吧”,原著里有这么一句话是“我那时什么也不懂!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她使我的生活芬芳多彩,我真不该离开她跑出来。我本应该猜出在她那令人爱怜的花招后面所隐藏的温情。花是多么自相矛盾!我当时太年青,还不懂得爱她。”,这句话我第一次看就很难受。洛叔很温柔,他明白提子其实是个好孩子,给他了关怀和爱。但是两个人毕竟是不同的个体,洛克昂也有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事,而懂得了这个道理的提子才没有拦他吧。而且提子的快速成长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是洛克昂死了的功劳,洛叔还真是个好老师啊,这下连着爱恨一起教【泪

无心这首曲子第一次是piko的版本,后来tin的也出来了,听得我难受。洛克昂选择了复仇扔下他的玫瑰花一个人,提子知道结局眼睁睁看着洛叔去送死,某种意义上的“无心”吧。无心那首歌唱到最后一段让我觉得他从一开始就是有心的,而且有心有肺五脏俱全,不然不会那么疼。

想想感觉提子好苦啊,我真的不敢想等几十年几百年以后CB只剩提子一个人孤零零在VEDA里飘着是什么样子,还好有R姐陪着他。【顺便R姐cv是朴姐姐,玩个声优梗也不错啊朴姐和卡米亚关系挺好的,和mamo酱关系也不错的样子

然后从00开始萌上了三神【捂脸】慈英臣的抓也是虐虐虐,只要是三神都要虐吗!【怒摔】

特别是乐园追放出来后满满的即视感(私奔什么的)野神党表示内心愧疚啊让我再刷一遍AOA去

Miki是正式领我入叔坑的啊那个声音简直要了声控的命///////

最后这次尽力分段了,还是没有把想表达的说清楚,OOC还挺严重的,下次再多改几遍吧。感觉文力下降了这一定不是我的错觉。。。



下更可能是晴艾的UA也可能是悬梦。。。或者我突然一开心去写了迪云也是有可能的,我也有可能想不开去写薰嗣【揍

反正不可能是miracles may【揍

 


评论(9)
热度(42)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