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まふまふ,そらる中心】六日雪【白熊生贺】Day 1

【まふまふ,そらる中心】六日雪【白熊生贺】

warning:报社注意(虽然是生贺),致郁向,食用后有任何不适请立即来找lo主谈心

弃:本文一切相关人物性格设定和故事纯属虚构笔者脑补,与三次元无关

cp:まふまふ, そらる中心,主そらまふ,微ティンまふ和てるまふ

summary:天使まふまふ与普通人类そらる相遇的第六天,雪停了


他们用六天相遇,故分六天发完。

第一次写唱见同人没什么把握。。。总之点点生日快乐wwww @白熊熊熊熊 




==========================================================

Day 1


东京似乎是没有雨季的,从秋天落叶直接略过中间所有过程直接跳到下雪,一下就是七天。
そらる坐在电车里看旁边的女孩子对着在窗户呵一口气,细白的手指一笔一划郑重其事地在窗户上写下一个名字,然后不自觉微笑起来,那微笑能照亮半个世界。

天还是灰蒙蒙的,一如そらる离开生活了十六年的那个地方的那天,列车带他缓缓离开,撇下身后的大雨。他听见十六年的记忆和两人份的思念在身体里噼啪作响,翻腾着让他反胃,回忆发酵时的刺痛把他的眼泪硬生生逼了出来。他的爱与欢喜,快乐与笑容被送进焚烧炉,推出来的只有两盒铅灰色的粉末。他把他的心埋在十五公分的泥土层下,两个并排的大理石墓碑边长出一丛蓝色的小花。那些鲜活的,有生气的,笑着跳着的统统被笼统地概括成一个刻在冰冷石碑上的名字。过后的那几天他觉得到处都能看到模糊的轮廓,影影绰绰,然后在他想要走近的时候消失不见。

远房的叔叔寄来信问他要不要换个地方生活,在东京为他找了一所学校。于是他收拾了行李离开了任何睹物思人的可能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完全陌生的街道,景色和口音让そらる感到有些茫然,像是熟悉的城堡一下子坍塌,而重建后的主人却不是自己。下了电车按照叔叔给的地址慢慢找过去,暗暗记下沿路的建筑物。十二月末的寒风并不能让这座鲜活的城市安静下来,反而使她愈发温暖。刚放学的女学生们结伴在路边的甜品店逗留,暖色柔软的手织围巾层层缠绕在男孩子们的脖颈上。商店街三条街开外就是叔叔家,そらる站在那栋房子外犹豫着要怎么说见面的第一句话。

是在这个时候,そらる看见了天使,一名真正的天使。

雪白的翅膀在背后小心地收起来,光滑的羽毛整齐地拢着,头发也是同样的雪白,周身像是有着莹莹的光,轮廓模糊。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一样。这是闪过そらる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他看着天使坐在对面小公园的秋千上一动不动,让他想起幼时养过的一只雪白的兔子。那柔软温热的身体也是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变得冰冷僵硬。他又看了一会,还是走向了公园。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因好久没有使用而有些沙哑,然后天使抬起头,一双明红色的剔透的眼睛看向他。

“你不冷吗?”他问出口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听上去有多愚蠢,有些懊恼地咬了咬下唇。


“不冷哦。我可是天使,天使是不怕冷的。”
意料之外的充满活力的声音。天使看上去并不介意那个有点犯傻的问题,愉快地回答了他。
“你是第一个来和我说话的人呢。你的名字是什么?”

“そらる。”他没怎么抗拒就说了出来。天使的眼睛像是红色水晶般干净,带着让人不忍拒绝的纯洁。

“我叫まふまふ。”天使开心地笑了起来,唇边的弧度小小的,初生的婴儿般可爱。“我们交换了名字,这样就是朋友了。”天使抓着秋千的铁链,小幅度地晃着小腿。

そらる点了点头,坐到まふまふ旁边的秋千上。“天使在这里做什么?”

“叫我まふまふ。”天使小孩子闹别扭般撅起嘴,换了个姿势面对そらる。

“天使まふまふ,你…”

“都说了叫我まふまふ!”天使,まふまふ更加不开心地皱着眉头直直地看向そらる的眼睛,软软地发脾气。

“好好好…まふまふ。”そらる叹了口气,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まふまふ一下子开心了起来,又恢复了笑容。他盘起腿把身子向前倾:“嗯。什么事?”

“天使什么的,一般不应该是在天堂里或者天上飞着的吗?你为什么在这里?”そらる发现自己用那样的问题做了开场白,有些自暴自弃地直接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一直在天上飞着什么的可是很累的。就算是小鸟也会停下来休息吧。而且这边很好玩的样子,我就决定下来偷一下懒。”まふまふ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讲着他翘班的事实。

“上面…不好玩吗?”

刚刚还底气十足冲他发脾气的まふまふ突然安静了下来,眼睛里闪烁的光像是被云翳遮住了一样。他垂下头,用小小的声音回答道:“不,不是上面不好玩…”他的声音低到そらる快要听不见,天使闭上眼梦呓般说着:“哪里都…不好玩。哪里都…有好可怕的东西。没有一个地方…”他纯白色的扇形睫毛小幅度抖动着,让人不禁觉得下一秒就会有晶莹的泪珠从那下面滚落下来。

そらる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是什么让天使的笑容淡去,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别人,如何用温柔体贴的话语抚平难过的心。他天生就不怎么懂得如何和他人交往,但就算是最温柔细腻的人也不知道面对一个悲伤的天使要怎么做才好。他只好在自己再一次搞砸之前闭上嘴,默默地等まふまふ重新睁开眼睛。

周围安静极了,能听到雪花扑扑簌簌落下的声音和他自己平缓的心跳声。白色的毛绒绒的晶体缓缓地降落,让人误以为整个世界的时间都被放慢了。そらる就这样坐着等,等到已经有些迷迷糊糊。

上面…不好玩吗…那去了天堂的人们,是如童话故事中说的那样幸福地生活了下去,还是像身边这个天使一样满心的寂寞呢…

天色不知什么时候暗了下来,薄薄一层的雪积在他肩膀上,他却不想掸掉。


TBC.



【主要是我真的好困撑不到零点发了QvQ点点破壳日快乐!!!!!!

请原谅我的短小(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removable orthodontic appliances戴上真的好难受啊QAQ

其实从这里就已经有一大堆暗示了。。。俗话说的好BE要趁早(并没有

自己把故事线整出来自己都有点想给自己寄刀片谈人生。。。不不不我是24K亲妈,纯种的】

评论(1)
热度(9)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