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涉零涉】恋爱相谈

CP:涉零涉无差

原作:偶像梦幻祭

warning:

       *短,一发完

       *有轻微红宗薰奏友情向提及

       *人物均不属于作者。【如果他们属于我那他们怎么可能还没结婚

       *私设如山

       *大写的OOC,少女涉,宗很OOC,最OOC的是夏目酱



“所以,能再跟我说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逆先夏目费力地撑住头,强迫自己去看对面明显状态不正常的哥哥之一。

“呼呼呼今天的夏目君很急躁呢,平常的话只要我说一遍就可以很快理”

“平常的话涉哥哥说话完全不是这样的,”夏目放开自己发酸的胳膊,干脆把下巴放到桌子上。“虽然平常涉哥哥说话也是完全没有条理,奇奇怪怪的用词一大堆让人无法消化,但是今天怎么看都不太正常吧?这种七零八落的叙述方式与其说是难懂,不如说涉哥哥你也在混乱吧?”

逆先夏目,二年级,不知为何在情人节当天被涉哥哥拉出来清理感情纠葛,另一个当事人还是他的零哥哥。

心好累,你们正在谈恋爱这件事我都是今天第一次听说。

“哦呀被看穿了呢★那就为了夏目君从头开始吧♪”日日树涉完全忽略了末子扭曲的表情继续开心的说了下去。

不,我不想从头再听一遍。你们两个二年级的时候在演剧部室拿彩虹布丁做过什么过激背德事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以后再也不要吃彩虹布丁了。夏目绝望的把他面前日日树涉为他点的彩虹布丁往外推了推。

“真是让我惊奇,那个时候的魔王大人竟然会有那样的反应,不愧是零★”日日树涉看上去还是通常运转,只不过团子和小辫子都不见了,银色的长发自由的散下来,让一直盯着看的夏目晃到了眼睛。

“这样根本没有任何进展,还是我来提问吧。”夏目坐直身体,准备为这个下午的进程做点实质上的贡献。

“amazing♪夏目君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惊喜!来吧,你的日日树涉什么都会为你解答!”日日树涉端过夏目一口没动的彩虹布丁,兴致勃勃的咬着勺子。

“你和零哥哥吵架了吗?”

“思维的碰撞出的火花永远是灵感最好的源泉!但是很遗憾,我们并没有遇到需要争吵来解决的分歧呢。”

“那他今天做了什么吗?”

“我今天还并没有遇到零呢。”日日树涉以猜谜主持人般的笑容对着夏目晃了晃食指。

没有吵架,今天还没有见面。夏目觉得他隐约找到事件的真相了。

“涉哥哥是因为在情人节这天零哥哥还没有任何表示所以闹别扭了吗?”

“哦呀?”日日树涉惊讶的停顿了一下,“夏目君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你们没有吵架也没有分歧,涉哥哥你叫我出来刚刚好是今天情人节,再结合你现在有些微妙的不正常的状态,”夏目深吸一口气,“所以我认为涉哥哥是因为今天和平常的每一天没有任何不同而感到沮丧。”

夏目带着揭开宇宙奥秘的成就感说出判决,语气无比坚定。他看着日日树涉的表情从茫然变为若有所思,飞快掏出手机给斋宫宗发了条line。

“唔,这个观点倒是非常独特具有思考的价值。”日日树涉终于安分了下来,认认真真咬勺子。

“。。为什么你的心理活动自己会不清楚啊。”夏目无奈的看着他。

虽然一开始听到涉哥哥说他和零哥哥在交往被吓了一跳,但是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交往中的两个当事人。他的涉哥哥虽然每天大喊着讴歌爱与希望,却在面对他人的爱意和善意时表现出惊人的迟钝,聪明敏锐但是会对他人传达过来的情感产生微妙的误解。零哥哥用老年人语调慢慢悠悠摆出年长者的姿态看着他们,就算是一年前恣意嚣张的时候对他们也要一句话拐三个弯才能说出来。两个人还不像宗哥哥一样有知根知底的青梅竹马,和对方说话往往说一半留一半,这样一来一往竟然也乐此不疲。

他是明白的,为什么日日树涉会在今天产生不可名状的焦躁感。

日日树涉每天对爱呼唤着赞美着,他意识到爱使这个世界变得美好,所以寻求着。而这样的他却对爱一知半解。

你对我温柔体贴,所以我爱你。你对我有求必应,所以我爱你。你对我不求回报,所以我爱你。可是到底为什么呢?这个世界上的爱有那么多形式,我所感受到的是哪一种?因爱而生的不仅是幸福与希望,还有痛苦与憎恶,但就算如此人们也在一无所有的时候追求着爱。

这真是太难懂了。

“突然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斋宫宗的出现拯救了陷入沉默局面的两个人。

“宗哥哥你终于来了!mado姐下午好!”再怎么样这个惊吓我也不能一个人承担,对不起啦宗哥哥★

“宗,欢迎欢迎~情人节快乐★”日日树涉在看见斋宫宗的第一时间凭空变出一大堆巧克力往宗怀里塞。

“别一个劲塞过来啊!已经拿不下了!”斋宫宗把巧克力全部倒在桌子上,坐到了夏目旁边。“还有你为什么要送我巧克力?”

“这是来自你的日日树涉今日份的爱意★虽然不比鬼龙君做的好吃但还是请珍惜的收下~”涉站起身来对mado行了一个吻手礼,“如果可以的话也请美丽的小姐收下我的巧克力,在这梦幻又充满爱意的日子里为您献上玫瑰色的赞美♪”

“这些都是你做的?”斋宫宗怀疑的看着他,挑了一个红黑色花纹包装的拿起来仔细观察。

“不愧是宗,一眼就发现了我为你准备的巧克力!还有没错,这些都是我昨天晚上抱着爱意做到深夜的作品哟♪”涉笑眯眯的看着宗做出嫌弃的表情把巧克力收到口袋里。

“你们叫我出来不光是为了送巧克力吧?”

“当然~”“当然不是!”

宗看向夏目,夏目冲涉吐了吐舌头,清清嗓子调整坐姿正对宗。

“今天叫宗哥哥出来是为了恋爱咨询。”夏目努力让自己变得面无表情。

“恋爱咨询?”宗狐疑的看看夏目又看看涉,最后看回夏目,“你喜欢上谁了?”

“不是我啦。是涉哥哥,他在和零哥哥交往中,由于今天没有见到零哥哥正在闹别扭♪“

“哈?涉你是女高中生吗,为了情人节没见到男朋友闹别扭?”斋宫宗送去一个嫌弃的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宗哥哥只对后半句做出了反应?

“宗哥哥知道他们在交往这件事吗?”

“早就知道了,一开始两个人天天给我发消息分享他们今天做了什么,烦都烦死了。”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他们在交往。

“奏汰明明也知道为什么你们两个只来烦我啊!”

宗哥哥你别说了,快停下,你们的末子已经要失去生的希望了。

“恩?夏目你不知道吗?”宗终于意识到身边的后辈散发出的悲伤,及时把夏目一把捞回座位上。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啊!”夏目不满的看向涉。

“我当时可是想要告诉夏目君的哦?但是魔王大人说不可以教坏小孩子所以就什么都没说~”涉看见小孩子无意识的嘟了嘟嘴开心的笑出声。

夏目决定他需要一段时间回血,于是虚弱的靠着宗,把本来想好的开导台词扔进粉碎机。宗看了看失去斗志的夏目,对着兴致异常高昂的涉叹了口气,任命的接下对话的任务。

“零是不是今天有训练什么的?制作人最近时间安排很紧,为了约到时间我也费了一番功夫。UNDEAD有可能排到今天了。”宗回想起昨天和零同一组合的三年级生一脸生无可恋从轻音部室出来直奔学校喷泉水池。

“恩恩~”

“也有可能还没醒吧。那家伙每天到傍晚才能见到面,现在说不定还在棺材里睡着。”

“恩恩~”

“或者被学生会拦住了也说不定。”

“恩恩~”

宗终于爆发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讲话!”

“宗真温柔啊~”涉还是一脸笑意。

“我好歹在开导你你倒是好好听人讲话啊!真是的我到底为什么要为你们两个担心,一个两个都这么不正经。”宗看了看明显心不在焉的涉,缓和了语气,“要是这么想见他的话就去啊,磨磨唧唧的看着都烦。”

夏目从宗手里掰了一块牛角面包塞到嘴里,觉得自己又能成为魔法师的弟子了,“所以这些巧克力除了给我和宗哥哥还有奏汰哥哥的之外都是给零哥哥准备的吗?”

“英智说巧克力代表的是爱意,当然是越多越好~”

天祥院英智,又是你。

“所以昨天晚上一做起来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就做了这么多★”

“那就快去送啊,零哥哥现在应该在轻音部室里。”夏目实在不堪其扰直接上手把涉往店外推。

“夏目君长大了呢,不像一年级的时候和哥哥们在一起的时候像小猫一样乖顺,现在都”

“好了快去!”这回不堪其扰的是宗。



“涉哥哥他们没问题吗?”夏目回归了涉口中小猫一样乖顺的姿态看向宗。

“没问题。那两个人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就这样,本来以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好,哼。还是这么没出息的样子。放着不管也没什么事。”宗见夏目不放心的样子,又补充。“我之前也是一有什么事就想办法帮他们解决,后来发现这两个人还挺乐在其中。”

夏目突然庆幸当时哥哥们没有告诉自己。

就放这两个恋爱初心者慢慢摸索吧,反正之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amazing★♪没错,我就是你的日日树涉~”涉大声说着出场台词走进轻音部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哦呀,该不会真的像宗说的一样还在睡吧?这样的话,用一个吻唤醒沉睡的公主殿下可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呢★♪”涉慢慢掀开棺材盖,却惊讶的发现里面也是空空荡荡。

“这可真是amazing。。。零在这个时候会去哪呢?”涉自言自语的沿着走廊一间间教室查看。

由于节日的关系学校里的人比平时少了许多,因此声音的源头变得格外明显。涉的脚步最后在家政教室外停下。

“哦呀?”

“啊啊啊啊?吸血鬼混蛋你看着点!盐别加那么多!你是想用这个巧克力咸死谁啊!”

“呼呼呼~这可真是。。。”日日树涉站在教室门口,对上了转过来的一双红色的眼睛。

“amazing★♪”


END



一个有病的おまけ

“你和零哥哥吵架了吗?”

“思维的碰撞出的火花永远是灵感最好的源泉!inspiration!”

“???”



终于在情人节当天赶完了。。。自从考完试就没写过东西我觉得我已经残废了【

就当复个健











评论(2)
热度(57)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