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涉零涉】一个短小的捆绑play

Warning:

非常短,就只是想写捆绑而已

大写的ooc

有捆绑但是没有play

污但是没有需要分级的内容

看上去像零涉的涉零,自由心证

 

 

这是个什么状况?

 

日日树涉在心中久违的感受到了未知的紧张感。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双眼并没有被蒙住。双手被绳子绕着大拇指绑在了一起,麻绳绕过锁骨腋下在腰腹部形成漂亮的龟甲状,而后恶趣味的穿过股间在背后沿着脊骨收束成结。绳结刚好打在腰眼处,迫使他保持挺起前胸的姿势。衣领特意扯开,绳子磨在露出的锁骨上留下的痕迹最少也要三天才能完全消下去。

 

捆绑方式经典,手法熟练,力度让他感受着恰到好处的紧缚感却不至于太疼。整体艺术评分八分,捆绑者带着的爱意足够给打满分的附加分。

 

你问怎样才能从捆绑方式看出捆绑者的爱意?呼呼呼☆当然是因为这个捆绑方式给了他足够的余地逃脱,却又带着十足的警告意味让他为即将到来的惩罚心跳加速。

 

日日树涉动了动身体,感受到了身下柔软的触感。熟悉的气味充斥着整个狭小的空间,这些都证明着这是零的领地。

 

为什么我会在这。。。?

 

“这可真是amazing☆”他低笑出声。果然零无论何时都能给他带来惊喜。

 

校服外套里穿着的马甲被人脱去,白衬衫的扣子也被解开了几颗,怎么看都是难得的狼狈姿态,却让他无比兴奋——要对我做些什么呢?把我放在你的领地,如同野兽般用气息标记我的所属,让我失去行动力,以无助的,温驯的姿态敞开柔软的内里。

 

你可以伤害我,掠夺我,占有我,让我除了你的身边哪里都去不了;在我的身上,心脏上,灵魂上打上你的烙印;把我锁在这个四方的小天地,残酷的,永久的。

 

——但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

 

“朔间前辈,那我们就先走了。”

 

“唔,记得明天把乐谱带来。”零咬着东西说话的声音。

 

轻音部的活动已经结束了,这样的话现在大约已经是傍晚。门咔哒一声关上,四周变得一片寂静,涉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回荡在棺材里。

 

这还真是让人心跳不已的状况呢♪

 

涉继续等着,只听见零慢慢悠悠吸着吸管,却没有丝毫往这边走的意图。涉只好曲起腿用膝盖顶了顶棺材板发出声响提醒零。

 

零终于吸着番茄汁往这边走来,涉想从身上找出一枝玫瑰用来赞美零的创意,然而四肢和头发都被束缚住了。连头发也考虑进去了,不愧是零☆

 

“早上好,日日树君♪”

 

黑暗散去后迎接他的是魔王大人心情愉悦的笑颜。

 

这可真是物超所值☆

 

 


评论(6)
热度(88)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