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涉零涉】A rose by any other name(1)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CP:涉零涉无差

原作:偶像梦幻祭

 

Warning:

大写的ooc,私设如山

有返礼个人杜撰情节,三年生过去性格捏造

走情节非常多,中途谈个恋爱

虽然是写涉零谈恋爱但与其说是两个人的恋爱文不如算是【群像文】←高亮,出场人物多,可能会有一整章涉零两人一方不出现或者双方都不出现的情况,会在每章开头标明,介意者及时回避

就是一个我非常想写的梗而已,中途如感到不适请及时自救

 

弃:人物均不属于作者

 

Summary:我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比自己想象中更喜欢你

 

 

 

 

【【【高亮:本章没有涉直接出现,零戏份非常少】】】

Chapter 1

 

 

梦之咲偶像科教学楼的顶层离楼梯最远的地方是一间废弃的音乐教室,曾经因半夜传出的钢琴声被列入梦之咲七大不可思议的校园传说中。正如同每所学校都有那么几个怪谈一般,每个流传甚广的怪谈背后都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无聊源头。这个也不例外。

 

“啊你说那个旧音乐教室里半夜会自己弹奏的钢琴?那个是凛月吧。”衣更真绪看着缩在鸣上岚身后的影片みか,发现他拉着鸣上岚衣袖的手放松了一下。

 

“诶——是吗?”

 

“呜哇你什么时候醒的?”

 

朔间凛月慢慢悠悠把自己从课桌上撑起来,含糊不清的接着说了下去,“可是啊,那个怪谈是从前年我是一年生的时候就有了的,我去弹琴可是今年才开始的哦?”凛月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发言对同级生产生的影响,换了个姿势后又躺了下去。

 

“凛月一年生。。。那是前年我们还没入学的时候吧?”

 

“咿?那,那个怪谈是真的吗?”

 

“听上去很有意思呢,みか酱今天晚上要一起去看看吗?”

 

“鸣酱还是算了吧。。。万一真的有什么怎么办。。。”

 

“阿拉みか酱害怕了?我会保护你的哦?”

 

最后这段对话因斋宫宗的到来不了了之。

 

 

“所以说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现在正是knights训练休息的间隙,濑名泉一脸迷茫的看向突然做出没头没尾的奇怪发言的队友,“突然说什么你?就算你说‘那个’我也完全不明白啊?”

 

“所以说,就是那个啊,废弃音乐室里半夜会自己弹奏的钢琴。”鸣上岚把擦汗的毛巾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啊,你是说若叶的钢琴吧。”

 

“原来那个还有名字的吗?!”这回接话的是knights的末子,他放下水壶后也走过来坐下,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你为什么对这个这么感兴趣啊。。。”

 

日本学校的怪谈很多,但是梦之咲的怪谈和其他学校的怪谈并不太一样。比起普通高校同学之间流传甚广的七大不可思议,梦之咲的怪谈更像是流言一样的东西。模糊不清的好几个版本在暗地里悄悄流传,却从没著名到人尽皆知。

 

“快说啦快说!”

 

“你们。。。好吧,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说那个钢琴原来的主人若叶自杀之后还附在那架钢琴上,由于太喜欢弹钢琴所以每天晚上就会弹奏固定的曲子。”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详细的版本其实并没有人知道。

 

“一般不应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自杀后附身到piano上吗?”朱樱司一本正经的提问道,濑名泉盯着他看了一会才意识到他是真的在发问。

 

“那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啊?反正就是这样传的。”

 

每个怪谈都一定会有一个源头,这个源头的特殊性则决定了这个怪谈的走向。然而作为传播媒介的学生本身却并不会意识到这种特殊性,却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个特别的地方保留并放大开来。这也就是所谓的言灵的一种。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去问王吧,他当时应该溜进那间教室过。喂,王!”濑名泉看也没看反手把毛巾向后扔了出去,精准的落到月咏レオ头上。

 

“唔嗯嗯?セナ你叫我?”月咏レオ平稳的顶着毛巾也走过来加入了小组讨论。

 

“毛巾。。。”司盯着他头上的毛巾。

 

“王你一年级的时候有没有进过那个废弃的音乐教室?就是若叶那个。”

 

“嗯?进过哦,基本没有人会来所以正好适合一个人待着。”月咏レオ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那见到了吗?那个叫若叶的孩子。”

 

レオ眨着眼睛看了看岚,突然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鸣你真的相信那个怪谈了?”

 

明明连宇宙人都不相信却相信了不知是谁凭空创造出的幽灵女孩子,仅仅是因为说的人多了就觉得真的存在,自己却没有察觉到其中的不合逻辑之处。

 

“真是的,别笑啊?因为人家真的遇见过才觉得是真的嘛!”

 

“鸣上前辈遇见过?”

 

“唔并不能算是‘遇见’,准确来讲是‘听到过’吧。有一次田径部的活动结束的有点晚,我就先去冲完澡然后想起有东西放在教室没拿,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到了教室门口就隐约听见音乐室那边有琴声。”

 

“所以前辈那次遇见的就是那位若叶小姐了?”

 

“鸣。”岚被レオ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你听到后有过去看吗?”

 

“欸?没有啊。我当时以为是谁在练琴就没有在意,拿了东西就直接回去了。怎么了?”岚看着罕见的露出严肃表情的国王,莫名感觉到一丝寒意。

 

“没去看的话就没有关系哦。”

 

“哈?完全意义不明啊?”泉不耐烦的捏着水瓶。

 

“怪谈这种东西,只有在当事人认为‘可能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才会成真。鸣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所以就算‘那个’真的是若叶,对鸣也造不成伤害。”

 

难得的正常发言让围坐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气氛一时有些微妙。

 

“但是王是见过的吧?”从对谈开始到刚刚一直闭着眼睛的凛月突然说道,“那位若叶小姐。”

 

“所以都说了不要突然出声啊。都搞不懂你到底有没有在睡觉了。”

 

“嗯。。。见没见过呢。。。”

 

“为什么会连本人都不记得啊!”

 

司认真的说:“如果见过的话leader应该会记得吧,毕竟那位若叶小姐应该是见过一面就忘不掉的type。”

 

“意外的很普通哦?”

 

“你这不是记得吗!”濑名泉不耐烦的站了起来,准备结束掉这个话题。

 

“真是的,那么久之前的事要记起来很难啦!”レオ小声抱怨道。

 

不过确实是个很普通的孩子呢,那位若叶“小姐”。月咏レオ暗暗想道。一个普通的对某人抱着单纯的恋慕之心的孩子。

 

 

 

 

“朔间前辈辛苦了!”葵双子一边朝门外跑去一边回头向部长招手,朔间零在心里感叹着年轻孩子就是有活力。

 

今天的轻音部部活由于大神晃牙的因病缺席和双子提前的打工早早结束,于是部室里现在只剩下朔间零一个人。

 

“那今天就早点过去吧。”朔间零自言自语着把喝到一半的番茄汁扔进垃圾桶。

 

接近傍晚的阳光透过窗户在走廊的墙壁上涂了一层暗暗的橙色,光影的偏差让因角度没有被照到的音乐室门显得更加阴暗,仿佛引诱着人走进令人安心的黑暗之中。

 

“这还真是,容易上瘾啊。”零低笑出声,丝毫没有迟疑的推开了音乐室的门。

 

音乐室里完全没有被废弃的样子,反而异常整洁。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本来就没有多大的部室正中间摆着一架三角钢琴,再加上一旁的书柜和琴凳,这就是这里全部的物品了。传说中被名为若叶的孩子附身的钢琴静静的反射着白色的灯光,看上去平静又无害。

 

零反锁上门后径直走到书柜前,从面前抽出两张薄薄的纸放到钢琴上。他拉开琴凳呼出一口气,压下了第一个音符。

 

TBC

 

PS:谁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paro算我输【又到了暴露年龄的时间

 

评论(1)
热度(29)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