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o

三观不正的悲观主义者,生物狗【过激涉p,过激闪厨】

【涉零涉】A rose by any other name(2)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2)

 

CP:涉零涉无差

原作:偶像梦幻祭

 

Warning:

大写的ooc,私设如山

有返礼个人杜撰情节,三年生过去性格捏造

走剧情非常多,中途偶尔谈个恋爱

虽然是写涉零谈恋爱但与其说是两个人的恋爱文不如算是【群像文】←高亮,出场人物多,可能会有一整章涉零两人一方不出现或者双方都不出现的情况,会在每章开头标明,介意者及时回避

就是一个我非常想写的梗而已,中途如感到不适请及时自救

之前忘了说,这篇节奏非常非常慢,真的非常慢
(写这个paro的我非常暴露年龄)

 

弃:人物均不属于作者

 

Summary:我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比自己想象中更喜欢你

 

Chapter 2

 

喜欢上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看见他会不自觉微笑,想要把全世界美丽的东西都给他,还是想要为了他成为更好的自己?说到底“喜欢”这种情感,到底是为何而生的呢?

 

不过这些问题朔间零现在都无暇考虑。他站在二年级B组的教室外,隔着窗户盯着一片银白色无法移开视线。日日树涉这几天罕见的出勤率提高,每天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教室里度过的。突然飙升的出勤率让鬼龙红郞无法专心听课。

 

“这家伙在搞什么啊?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吧,从没见过他连着这么长时间来上课。”班里的气氛经过前几天的事情压抑得像是充满水汽的黄昏,几个空空荡荡的座位如同黑夜里突兀的空白,在一片漆黑中显得扎眼的明亮,让人无法忍受多看一秒。

 

“谁知道啊。。。再说了,我对男生的事怎样都好啦。。。”一如既往的盐发言,羽风薰换了个姿势想让自己在硬邦邦的椅子上坐得更舒服一些,却觉得怎样都别扭,于是一把扯下披着的外套塞到腰后。

 

明明是授业中两个人却隔着一个空座位毫不掩饰的聊着天,完完全全把老师讲课的声音当作背景板正大光明摸鱼。不光是他们两个,整个班里都弥漫着颓废懒散的气息,老师也司空见惯般一个人照本宣科读下去,完全忽视底下发生了什么。

 

“今天午饭还是去天台吃?”一边说着更想和可爱的女孩子共进午餐一边却惯例问着同班的男孩子。羽风薰专心致志在包里翻找早上从超商买的面包,盘算着等下要去自贩机买什么饮料。等了半天没听到任何回复,他有些不满的鼓着脸颊回头去看鬼龙,“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看着窗外发呆的人还是没有理他。羽风薰随手从本子上撕下来一张纸团成团,对准鬼龙的脖子扔了过去。

 

“。。。啊?”

 

“啊什么啦,刚刚一直在叫你都没听到吗。真是的,这几天大家都这样魂不守舍的。。。连学校都待不了了吗。。。”

 

“。。。抱歉,刚刚在想事情。”

 

鬼龙红郞在想的事情朔间零大概猜得到。他正坐在鬼龙后面的那个空座位上看二年级时期的日日树涉。二年级的日日树涉坐在靠窗边的倒数第三个位置,在二年级的朔间零正前方。那个时候涉头上还没有那个可爱的小团子,一头月光似流泻下来的长发被他束成高马尾,露出白皙的脖颈,对吸血鬼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真想咬一口啊。”零低声说。他想起他为数不多来上课的几次都没有听过课,刚坐下没多久注意力全被前面摇晃着的马尾吸引,于是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放学时间。幸好这件事没有被日日树君发现,不然也太丢脸了。零虽然这样想着,还是不受控制的盯着马尾移不开目光。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头发数到了五百四十九根,羽风薰和鬼龙红郞拿着面包慢慢悠悠出了教室,守则千秋和莲巳敬人也先后离开,空荡荡的教室里就只剩下日日树涉和朔间零两个人。

 

“日日树君。”零开口叫他。

 

日日树涉没有反应。

 

“日日树君。”

 

“日日树君。”

 

朔间零和日日树涉都还保持着已经保持了一节课的姿势。

 

“日日树君。”

 

“。。。涉。”

 

他还是没有回头。

 

朔间零伸出手拽了拽马尾,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只剩下日日树涉一个人了。

 

 

 

 

 

 

 

“喂,吸血鬼混蛋跑到哪里去了!”还没进轻音部室就能听见大神晃牙的声音。“把我们都叫来说是要商量下次live的事,结果这个混蛋自己不见了吗!”

 

“朔间前辈说不定是有其他事被绊住了无法脱身。”

 

“多多尼斯还真是好孩子呢。不过我可是推掉了和女孩子的约会来参加的,朔间桑要是不来我会很伤心的哦?”

 

“薰君把UNDEAD的活动放在和女孩子约会之前,吾辈很感动喏。”朔间零推开门,“抱歉小狗,阿多尼斯君,让你们久等了。”

 

“慢死了慢死了吸血鬼混蛋!这个时间你跑去哪里了啊!”

 

“小狗在担心吾辈吗?真是温柔喏。不过不用担心吾辈,就算是吾辈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到处乱跑的。”朔间零摸了摸大神晃牙的头,预料之内被炸了毛的狗狗甩了开。

 

“这种时候?”

 

“哦呀,薰君不知道吗?‘这个时候’是一天之内最凶险的时刻,被称为‘逢魔之时’,正是妖魔鬼怪与人可以同时出现的时间,不小心的话就会遇到什么呢♪”

 

“妖魔鬼怪。。。朔间桑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我们UNDEAD可是暗夜魔物,比起来这边听上去更厉害一点呢。”羽风薰丝毫不在意,一屁股坐到棺材上。

 

“确实是暗夜魔物听上去更厉害一些。”

 

“这不是当然的吗阿多尼斯!哼,管他妖魔鬼怪还是魑魅魍魉都放马过来,本大爷是不会输的!”

 

朔间零看着组合里的后辈兴奋的吵嚷了起来,笑笑翻出一盒番茄汁。

 

过了一会儿羽风薰突然开口问道,“会发生什么?”

 

“薰君是指什么事?”

 

“唉,朔间桑你可以不用一直都装成老年痴呆的,万一哪天变成真的了怎么办?这个家你还得养的哦不要想跑。”

 

“抱歉抱歉,和小狗说着话就不自觉变成习惯了喏。嗯,人们所说的‘逢魔之时’会出现的妖魔鬼怪可是和吾等暗夜魔物完全不同的存在呢。打个比方来讲,如果说吾等是半兽人的话,那么他们就是戒灵。”

 

“等等请不要把我比作那种东西啊?话说不知道该先吐槽你竟然看过魔戒好还是先吐槽半兽人和戒灵战斗力上的差别好,别说这种让人想要吐槽的话啊。”说着好麻烦的羽风薰还是对朔间零说的话一一作出诚实的反应。

 

“所以是说‘那些’比较接近于怨灵的意思?”羽风薰无意识的鼓起双颊,用鞋跟一下下敲击着棺木发出空洞的声音。

 

“差不多吧。虽然大部分是从仇恨和厌恶中生出来的,但还是有一小部分饱含着薰君渴望的爱意呢。”

 

“那种爱意不要也可以。”羽风薰看了看窗外,夕阳已经沉下去了大半个,剩下的部分在一片暧昧不清的模糊剪影里发出暗色调的光芒,给学院上了一层厚重的深橙色颜料。“对了朔间桑,我前几天从奏汰君那里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传闻,叫做若叶的钢琴,你知道吗?”

 

流言传播的速度真快呢。不过这次连深海君也这么说,大概会变成全学院性的谣传了。“是那个废弃的音乐室里的钢琴对吧?吾辈也听过这样的传闻,不过觉得可信度不高就放在了一边。倒是深海君对这个很感兴趣又告诉你这件事很令人在意,要请薰君详细的说给吾辈听听喏。”

 

TBC

 

这又是没有谈恋爱的一章,我都不太好意思打CPtag

评论(4)
热度(18)

© Ludovico | Powered by LOFTER